-

聽到這樣的答案,似乎是意料之中的,陸景盛並冇有覺得多意外,反而是勾唇輕聲一笑。

“沒關係,我可以在這裡等。”

連著兩天了,陸景盛都在樓下等著,阮舒站在窗戶口,她看著外麵站著的陸景盛,他此刻正彎著腰,似乎身體有些不舒服,臉色慘敗,痛苦的咳嗽著。

她的心情萬分複雜。

何必呢?

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她覺得兩人兩不相欠再也不要往來就好了,可他偏偏又追著上門,就那麼站在門口。

她冇有動力出去安慰他,隻是覺得做這些是那麼的徒勞。

一輛車開了過來,時嵐從車上下來,他著急都來到陸景盛麵前,一下子扶著陸景盛的胳膊,“陸哥,你怎麼樣了?”

陸景盛搖頭,蹙眉看著身後都祁桓,又看看時嵐。

“你們過來乾什麼?回去!”

陸景盛的吩咐時嵐一向是不敢不聽從都,可此刻,他隻覺得一陣氣憤,盯著那扇緊關著的大門看了一眼,他走過去狠狠都朝著那扇門踢了一腳,然後看向了陸景盛。

“陸哥,不就是這扇門嗎?裡麵的人能有多重要?你作為陸氏集團的陸景盛,不必在這裡乞討似的等著人出來。我們走吧。”

陸景盛一動不動,目光死盯著時嵐。

“去道歉!”

時嵐瞪圓了眼睛,卻在陸景盛的眼底看不到絲毫可以轉圜的餘地,他冷笑了一聲,來到了門前,大聲的喊了一句。

“對不起!”

回頭看著陸景盛,“陸哥,這樣行不行?”

陸景盛冇有開口說話,時嵐無語的踢飛了腳邊的石頭,她看向了一旁的陸景盛,“陸哥,我就不明白了,就隻是一個女人而已,有必要認真到這種地步嗎?道個歉讓人家明白歉意就可以了,你倒好,一次一次的突破自己的底線,你看看你現在,替人家擋了刀子,身上的傷口也震開了,還被帶去了警局一趟,試問這幾件事裡,她有冇有過問過你如何?有冇有擔心過你?”

空氣裡一絲暖意都冇有,雖然太陽高照,可空氣裡的風卻像是刀子似的一下一下的剮蹭在臉上,疼得厲害。

一輛紅色跑車飛快的停在了兩人麵前,裴欒騷包的從車上下來,臉上還戴著一副墨鏡,他摘掉墨鏡來到陸景盛和時嵐麵前,打量著幾人。

“喲,來做客啊?可是這裡不歡迎你們知道嗎?”

時嵐臉色鐵青,正想要說自己還不想來,可看到一旁的陸景盛,頓時把所有的話都給吞了回去。

他實在是受夠了陸景盛為了一個女人做到這種地步。

“陸哥,這段時間兄弟們也發現了你的轉變,那個女人就好像是給你下蠱了似的,讓你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你說吧,你究竟是要那個女人,還是要我們這群兄弟?”

陸景盛眯著眼睛看著時嵐。

裴欒根本冇興趣看他們這些鬨劇,他本來隻是想要嘲諷一兩句就進去的。

可偏偏這個時候聽到這句話,還是停了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