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不想要了,自然也會放手。既然她現在已經放手了,陸景盛,但凡你還有一點良心,就離開這裡,讓她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你也看到了,冇有你,她會過得更好。”

說完,不給陸景盛回答的機會,人就進了裡麵。

時嵐一直見阮霆看不見了,他纔不滿的“靠”了一聲,“為什麼這人明明冇說什麼,可自己卻覺得說的話那麼壓抑呢?總覺得想要給他一拳?”

祁桓瞪了時嵐一眼,時嵐這個時候可不覺得自己說錯了。

“陸哥,都到了這種地步,你難道還要受這種氣嗎?一直這麼卑微的喜歡有什麼用?”

“你閉嘴!”

時嵐愣了一下,卻還是閉上嘴了,陸景盛露出前所未有的嚴肅的表情。

“我冇有卑微的喜歡小舒,要說卑微,從前小舒對我纔是卑微。三年裡,她為了陸家做了很多,而我隻是冷臉相對,我對不起她。既然她現在過的很好,那我就不必要再打擾她,隻要她幸福就好。”

陸景盛上了車,祁桓也跟著坐在車上。

車子相繼離開。

阮舒在陽台上看到了這一幕,她的目光漸漸的收回,然後看了一眼阮霆,重新伸了一個大懶腰。

“哥,我餓了,有什麼吃的?”

管家馬上回過神來,“我馬上去準備小姐愛吃的。”

阮霆也是一臉寵愛的看著阮舒,可分明在她的眼底看到了一絲落寞。

這是她努力掩飾都冇有成功的。

感情的事情,遲早都會忘記的。他畢竟是阮舒的哥哥,隻希望她能夠幸福。

裴欒坐在餐桌前,頭一次變得有些嚴肅,他一隻手敲著桌麵,冇說什麼多餘的話。總之,這一頓飯大家吃的各有想法。

在裴欒還是自顧自的吃飯的時候,阮霆用筷子打在了他的手臂上,“你今天怎麼回事?吃個飯死氣沉沉的?平時不是話最多嗎?”

裴欒誇張的嚎叫了一聲。

“你乾什麼?打我這麼痛?幸好冇有打我的臉,我可是靠臉吃飯的,如果臉毀了我可要找你算賬。”

阮霆忍無可忍,咬牙切齒的盯著裴欒。

“愛吃就吃,不吃滾!”

裴欒這纔不敢亂說話,他吃著飯,還不停的給阮舒夾菜。

“小舒,多吃點,長胖點。”

阮舒抬眸看他,“長胖乾什麼?我現在又不算瘦。”

隻不過她的身材長得恰到好處,該有的地方全都有,所以體重嚴格來說是不偏瘦,屬於正常。更何況,阮舒的臉還不長肉,所以她看上去有些瘦,可實際上身體健康的很。

裴欒打量幾眼阮舒,“話說,你這身材得多招人羨慕啊。”

阮舒死盯著裴欒,又跟阮霆撒嬌。

“哥,你看他!”

裴欒被阮霆一瞪,立刻蔫了。

得得得,這兄妹倆他還是一個都惹不過。

飯後,他就不知道去哪了,阮舒一個人待在房間,說是文化展剛忙完,這段時間需要好好休整一下。

阮霆自然是冇意見的,就算是阮舒想要一輩子呆在家,他留給她的錢都足夠她幾輩子花不完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