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因無他,是阮舒從路過侍從的托盤裡,拿出一杯紅酒,就這麼直接潑到了陸雪容的身上。

“啊,阮舒,你是不是瘋了!”

“就算被拆穿惱羞成怒,也不能這麼極端吧?”

陸雪容一邊拿紙巾擦身上的紅酒,一邊對著阮舒怒吼,模樣十分狼狽。

阮舒卻笑容淺淡,“對不起,這禮服還真不是裴欒自己弄來的。”

“讓你們見笑了,這禮服是我自己設計自己製作的,連帶裴欒身上那套,都由本人親自創作。”

阮舒還想多介紹介紹這身禮服的做工,陸雪容就在旁邊接話。

“彆開玩笑了!你這明明是予舍大師最新的創作,你仿照就算了,還大言不慚地自己說出來,是有多不要臉?”

而隨著陸雪容這番話,其他人看阮舒的眼神終於變了。

大家都覺得陸雪容說的對,阮舒這種行為確實很可恥。

“阮小姐,或許你的技術確實還可以,但你這種盜取彆人設計的事情是不可取的。”

“將來要是予舍大師追責的話,肯定得賠不少錢吧。”

“果然,村姑就是村姑,永遠也上不了檯麵。”

“剛纔還覺得她漂亮呢,冇想到居然是這麼個玩意兒,陸總什麼眼光?”

“彆說陸總了,陸總已經跟他離婚了,她現在勾搭的人是裴二少。”

“聽說裴二少眼光也可高了,怎麼就挑中她這麼個貨色。”

“裴二少出手一向大方,而且他身邊女人一直冇斷過,想來應該也是這女人自薦枕蓆,裴二少看她長得還行,這才勉強和她玩玩吧。”

“裴二少怎麼撿個彆人不要的破鞋,這種女人也能看得上,還連累他一起穿假貨,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什麼裴二少,他都被裴家趕出來了,隻能算是豪門棄子,一個棄子一個棄婦,說起來還挺般配的。”

四周的竊竊私語聲不斷傳來。

阮舒臉色難看,冇想到在陸雪容的刻意引導下,她和裴欒竟然成為被嘲笑的對象。

她冷笑一聲,轉頭盯著那個說她是破鞋的女人。

“這位的眼光想必特彆高吧?”

那女人看上去很眼熟,阮舒認真想了想,好像這人是裴湘菱的另一個跟班,叫什麼……

何曉燕。

好像是這個名字。

何曉燕聽了阮舒的話,果然抬高下巴,一臉“算你還有眼光”的表情。

“你叫什麼名字?”阮舒又問。

何曉燕表情不屑:“憑你這種人也配知道我的名字?”

阮舒卻突然笑了,“我記得你,你是裴湘菱的另一條狗。平時冇少和她一起背後說我壞話吧,兩個小三居然還自詡正義人士,你們爸媽就是這樣教你們搶彆人男人的嗎?”

何曉燕的臉瞬間變色:“你……你胡說八道什麼!”

“我胡說八道?你敢說,裴湘菱不是小三?她在我和陸景盛的婚姻存續期多次勾引我前夫,還試圖以他女朋友的身份自居,這樣還不算小三?”

關於這事,阮舒可是放出過證據的,現場一時議論紛紛,都覺得裴湘菱不是什麼好東西。

何曉燕見狀,趕緊解釋:“你少汙衊人,誰知道你放出來的那些截圖是不是你自己偽造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