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直接上樓,他到了陸雪容的門前,連敲門都冇有,就推開,把陸雪容嚇了一跳。

“哥,你乾什麼?這是我的房間,你不能隨便進吧!”

她才發現,陸景盛的表情可怕到了極點,他一張臉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直接把一隻錄音筆重重敲在了桌子上,然後鬆開手。

看著她一係列的動作,陸雪容隻覺得心虛得厲害,可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是語氣強硬。

“你瘋了?突然闖進我臥室,還這麼大聲?”

陸景盛冷笑一聲,直接把錄音筆給打開,裡麵的內容清晰的流出。

陸雪容冇想到秦綠薇竟然會做這種事,她剛開始不敢相信,後來滿臉憎恨,就打算去找秦綠薇,卻被陸景盛一把給攔住,直接給摔在了地上,疼的眼淚直流。

陸母和陸建華聽到動靜,全都過來。

陸母最先圍過去,衝著陸景盛拚命的搖頭。

“你這是乾什麼?我告訴你,所有事情都是我讓雪容做的,和她一點關係都冇有,要把她送到警局,你乾脆先把我送過去!”

陸建華也不滿的盯著陸景盛。

“你這是要乾什麼?一直跟你妹妹過不去?非要把這個家徹底拆散了纔算完是不是?”

陸景盛臉色難看。

“這個家對於我來說早就被拆散了!”

陸建華一下子氣的說不出話來,“你……你給我滾!”

“我滾?要滾也是你滾纔對!陸氏現在是由我白手起家到現在的地步,你憑什麼讓我滾?你現在給我滾!想去什麼地方就去什麼地方?另外,讓你的那些小三小四的孩子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陸母一聽這話,像是被點燃了火把,又衝著陸建華過來,和他推搡著,叫罵著。

地上坐著的陸雪容冇有人護佑,一下子變得很害怕。

她從小就害怕自己的哥哥,現在做了錯事,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可恨這小屋子,竟然連躲避的地方都冇有。

“我是被秦綠薇給陷害的,你不能相信她。”

陸景盛盯著她,“你不用說太多話,從今天以後,你們三個,永遠的離開這裡,我已經給你們找了另外一套房子,以後你們住在那裡麵。”

陸母和陸建華一聽,兩人停止了爭吵,陸母又開始對陸景盛又打又罵。

“你到底有冇有良心?竟然要把我們幾個趕出去,怎麼?這棟房子讓阮舒來住是不是?我告訴你,你休想!”

“這不是我想不想,房產證上寫的是我的名字。我的房子我做主。“

這下,陸母徹底癱了。

他們三個都害怕的坐在地上。

但陸雪容逐漸臉上的表情發生了變化,她站了起來,就要衝出去,卻在到了門口的時候被時嵐給攔著,直接扭送到了陸景盛的麵前。

“陸哥,我看這丫頭還不老實,要是放出去可能還會生事,所以給你帶過來了。”

陸景盛瞟了她一眼,對這個妹妹已經完全失去信心,讓人把她關了起來,即刻就把陸母和陸建華送到了外麵的房子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