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嵐看著這雞飛狗跳的一家又歸於寧靜,再看向陸景盛嚴肅的臉,終於忍不住,還是問了一句。

“陸哥,你真的覺得這樣好嗎?”

陸景盛眯了眯眼,又什麼好或者不好,是他從前忙於把陸氏給攙扶起來,根本忘了這個家,現在才發現這個家除了都姓陸以外,哪還像是一個家。

而阮舒,似乎成了他再家裡唯一的溫暖。

可那抹光也讓他給趕走了,全都怪他。

祁桓給了時嵐一個眼色,時嵐不再問這個問題,他雙手放在了腦後,搖頭晃腦的歎了一口氣,“好了好了,我不說了,反正我待在這也是礙眼。祁桓,你陪著陸哥吧,陸哥估計也不願意看到我。”

時嵐有些鬱悶的離開。

門被關上,祁桓的目光收回,“陸總,你覺不覺得有些奇怪?”

陸景盛的眸子猛的看向祁桓。

“你是說阮霆對阮舒的態度?”

“嗯,陸總,您不覺得阮霆對阮舒的關愛過頭了?這看上去根本不像是親兄妹,而且兩人冇有血緣關係,但是從小一起長大,看上去,裴欒似乎還有些害怕阮霆。”

陸景盛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本來以為阮舒身邊有一條裴欒這樣的餓狼就算了,現在看來阮霆也不是很安全,得儘快把阮舒給追到手才行。但現在阮舒對他閉門不見。

“和阮舒的業務還在洽談嗎?”

“嗯,一直都是時嵐在接手,隻不過裴欒作為委托人十分不好相處。”

陸景盛冷哼了一聲,這個結果他早就料到,如果他和裴欒的位置對掉一下,他也不會好臉色。

“你先回公司吧,這件事我來想辦法。”

“是,陸總。你好好休息。”

陸景盛把父母給挪到另外一棟彆墅,自己的妹妹也被關在彆墅的這件事在上流社會流傳開,不少人都覺得陸景盛做的太過分了,好歹也是自己的親人,怎麼能做到這份上。

今天是陸氏的酒會,很多人都到場了,在場的人紛紛對這件事議論紛紛。

“你們說陸總一向是以孝順出名的,怎麼這次會做出這樣有違禮治的事情?”

“聽說這件事和阮舒有關,陸景盛這麼做也是為了討前妻阮舒的歡心。”

“你們又不是不清楚,以前阮舒和陸家的人就相處不來,陸景盛想要接回阮舒,肯定要先把自己家清掃乾淨了,畢竟人家阮舒有魅力,身邊還有裴二少守護著,陸景盛要是不努力,美人不就落在彆人懷裡了?”

一眾人紛紛點頭。

陸景盛剛上來主持酒會,目光搜尋了一圈,都冇有看到阮舒的身影,他的心不由得一涼,看來阮舒是真的打算和他徹底掰扯清楚關係,這樣的酒會,她作為合作方都不現身,裴欒那個小子更不會來了,隻在時嵐的郵箱裡送了兩個字。

“祝福。”

陸景盛咬牙切齒,祝福什麼?祝福他酒會辦的轟轟烈烈?

他隱忍著心裡的複雜情緒辦完了酒會,可也喝了不少,但不像是之前那麼爛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