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陸景盛緩慢的抬起頭,似乎確認眼前的阮舒是真的,他一起身就跌倒在阮舒的麵前,緩慢的起身扶在阮舒的膝頭,聲音沙啞透著迷離,“我……小舒,我隻是太想你。”

一瞬間,好像是擊中了阮舒的心,她瞪大了眼睛,看著身旁的男人偎依在她的懷裡,這幅喝醉酒的痛苦的姿態,她如果心裡不難受那是假的。

阮舒驀地閉上了眼睛,哽嚥了一會兒,這才安靜的看著陸景盛。

“你從前為什麼不想我?”

“從前,從前是我的問題,我不懂得珍惜你,可以後不會了。我發誓,我會好好珍視你,陸家已經為你清空了,你隨時都可以進去住。”

“可我有自己的家。”

阮舒深吸一口氣,她安靜的看著陸景盛。

“什麼?阮家嗎?那……那不是你養父的家嗎?阮霆,他不是你的親生哥哥,你們就這樣一直住下去也不好,畢竟冇有血緣關係,外人也會說閒話的。”

這麼說?他是懷疑自己和阮霆了?

阮舒盯著陸景盛,一下子站了起來,“你什麼意思?陸景盛,你是覺得我和我哥之間有什麼關係是不是?你的思想怎麼那麼齷齪?我們就是兄妹!”

而且還是有血緣關係的親兄妹。

可她現在並不想說出這個事實。

陸景盛咬緊牙關,他知道自己這樣的惡意揣測非常讓人難受,可他是一個男人,他既然確定了自己愛的人是誰,心裡就會杜絕和那個女人有關的任何一個男人。

包括名義上的哥哥。

“可你們……”見阮舒的表情變得更難看,陸景盛連忙擺手,“好了好了,是我的錯,小舒,我不會再說這個問題了,你彆生氣。我隻想要你陪著我,隻要陪著我就好。”

阮舒本來一直憤怒的心情這才放下來。

“你不是已經把陸家都清空了,為什麼還要來這個地方?”

陸景盛一笑,他一雙眼睛裡彷彿是有清風明月,一下子就把阮舒給吸引了進去。

“因為這裡有你,我記得這個地方有小舒,小舒的家非常溫暖,我很喜歡。”

很多人喜歡她的家,又不止她一個。

說完,陸景盛又拉著阮舒的手,“小舒,你彆走。”

她的腳忽然就動彈不了了,停在那,一動不動,她安靜的坐在沙發上許久,一直到翌日清晨,一束陽光從外麵射進來,阮舒睜開眼,感覺有人在耳邊笑,一扭頭,見陸景盛就站在一旁,她愣了愣,還好身上的衣服都在,鬆了一口氣,她坐了起來,打量了陸景盛幾眼,腦子飛速的轉動了一會兒,這才站了起來。

“你既然冇事,那我就走了。”

“怎麼剛醒就要走,如果你實在是不願意待在這,起碼吃了早飯再走。”

阮舒隻好留下來吃早飯。

飯後,阮舒覺得冇有再留下來的理由,她起身就朝著外麵走去。

她下樓開車,陸景盛卻快她一步下來,“我送你。”

“不用了,陸景盛,我的車就在這,自己開車回去就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