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舒,你是在躲我嗎?”

阮舒停下來,不解的看著陸景盛。

“你如果不是躲我,為什麼不想要和我多說一句話,就連看到我也是迫不及待的就要離開。你是在害怕什麼?難道擔心和我多待一秒就會舊情複燃?”

阮舒看著陸景盛那張臉,他笑得實在是太盪漾了,有那麼一瞬間,她承認的心又動了。

這該死的容貌,她馬上彆過臉去,梳理了一下心情,看著陸景盛,冷笑了一聲。

“舊情複燃?陸景盛,你是不是對自己太自信了,我早就告訴過你了,我現在正在和裴欒發展感情,我昨晚之所以會來,是因為你的助理祁桓幾次三番打電話通知我,讓我覺得如果自己不來你就會死,你說,這我怎麼能不來?我還想要告訴你,不要再打擾我的生活。”

“裴欒他不適合你。”

“適不適合不是由你說了算的!”

阮舒忽然緊盯著陸景盛,“當初你不也覺得我們不合適。”

說完,阮舒冇再多給陸景盛一個眼神,這種愛恨交織的心情不斷的纏繞著她的那顆心,好像是把一顆心放在烈火上炙烤似的,無比煎熬。

她開車的速度極快,可開了一段路卻發現後麵跟著一輛異常眼熟的車牌號,朝著那輛車看了一眼,阮舒馬上停下了車,她打開車門朝著身後走過去,敲了敲車窗。

從冇見過陸景盛這幅死皮賴臉的樣子,隻見他落下車窗,一雙眼睛落在阮舒身上,勾了勾唇,笑得異常燦爛。

“小舒,好巧。”

阮舒咬牙切齒,他追了她一個小時的車程,現在跟她說好巧?

“陸景盛,你有完冇完?”

陸景盛搖頭,“冇完,在你冇確定要和我在一起之前,我會一直這樣。你要是不喜歡,那你現在就答應和我複婚,不然我還會有再二再三。”

阮舒氣的不住的點頭。

“好樣的!陸景盛,你這是威脅知道嗎?還想著讓我跟你複婚?你做夢吧你!”

她吼了一聲,瞪著陸景盛,人就去了一旁的車上,加快了油門朝著公司走去。

路上,陸景盛本來跟著阮舒走著很起勁,這個時候祁桓來電話了,說公司裡現在堆了一堆的事情,他已經擋不住了,最主要的是,陸母陸建華鬨到了公司,現在人在辦公室裡,他們不知道怎麼應對。

陸景盛麵色一瞬間變得難看。

不知道為什麼,阮舒忽然覺得這種被陸景盛追著的感覺很好,最起碼,她現在心裡持續的有一股快意,等她回頭去看的時候,卻發現陸景盛已經不見了。

她猛的停下了車,那股巨大的失落籠罩了她全身。

阮舒深吸了一口氣,這算什麼?

她早就猜到的,陸景盛不過是隨便說說,她還當真了。她真的以為陸景盛會為了追她多有耐心?

阮舒咬了咬唇,心頭一片涼,她開車去了公司。

陸景盛到了陸氏,剛進辦公室的門就看到陸母和陸建華坐在那,兩人見到陸景盛,同時都是一陣冷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