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隻有我們,還有安迪和阮霆。一起去?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安迪和阮霆推進一下感情進度?這次是我組的局。”

阮舒凝視著裴欒,她壓低了一下身子,摩挲著自己的下巴。

“你會有那麼好心?”

裴欒他是有私心的,可每次他的私心都被阮舒給提前透支,他還有什麼私心可言?一想到這,裴欒心裡像是碰了花崗岩的壁,憋悶得慌。

“當然,小舒想要達成的事情,我肯定努力幫你。”

“可是這樣的話你賭約很容易輸啊。”

“那算什麼,不過是輸贏,哪比得上你開心重要?”

阮舒給裴欒點了一個讚,“還算是你說了一句人話。”

裴欒冇說什麼,隻是推著阮舒出去,把她送進了電梯,心裡卻是五味雜陳又緊張,他能感覺得出來,小舒還是在抗拒他的表白。可他現在表白了很多次,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阮舒能夠同意,似乎一直在賭,說不定哪天就同意了呢,如果不同意……那就不同意吧,他能有什麼辦法呢?

不管如何,他的最終目的是想要小舒幸福,他的痛感放在最後一位。

一回頭,就對上裴欒甜的發膩的眼神,阮舒一下子捏著裴欒的耳朵。

“喂!我說你不會是又要給我告白吧?”

裴欒疼的蹙著眉,“你先鬆開。”

阮舒隻能鬆開,看他耳朵都紅了,還給他揉了揉。裴欒就上癮了,“還疼,再揉揉。”

眼看著裴欒一副得逞的表情,阮舒一把推開他,“少來了你!快,實話實說!不要給我打馬虎眼!”

裴欒站直了身體,像是小學生彙報話題似的,神色嚴肅,“當然要給你告白了,不過,你猜猜這次是什麼樣的?”

阮舒已經習慣了,她感覺了無生趣,隨便說這。

“摩天輪升到最高點的時候和我告白?或者是先轉木馬?”

裴欒歎了一口氣,“真是,每次都讓你猜中,這還讓我怎麼表白?不然你告訴我怎麼才能成功,讓我走一下捷徑?”

“想的美!”

阮舒給了裴欒一錘,裴欒吃痛,深情的目光盯著阮舒的背影。

哪怕他們兩個一輩子能保持這樣的關係也好,可他明白,除非他擁有了她,否則,隻要阮舒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們之間就不能像是現在這樣親密,有違道德。

“快點!你慢死了!”

阮舒在前麵催促了一聲。

裴欒連忙笑了起來,“來了!”

遊樂場。

到處都是情侶的影子,但像是阮舒他們這四個俊男靚女的組合一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阮舒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注視,她隻是雙手插在口袋裡向前走著。

今天還下著雪,這個天氣倒是很浪漫,她是不太在意裴欒隊她的告白的,相比較,她更在意安迪和她哥的相處。

安迪不知怎的,隻要有阮霆的地方,她就表現的像是一個含羞帶怯的姑娘,平時那股子豪爽勁完全不見了。

她哥更是,平時看著一本正經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