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麵對安迪的時候,就蔫壞蔫壞的,總是暗戳戳的欺負安迪姐。

看著他們兩個一唱一和,簡直就是阮舒的快樂源泉,彆提她有多高興了。

前麵有變魔術的,四個人正好走到了那邊,變魔術的人就攔在了阮舒的麵前,在她麵前不停的轉著圈圈,臉上的小醜麵具看著頗有一種喜感,他不斷的給阮舒變花,變出來一束又一束,周圍的喝彩聲不斷,就在他給阮舒變了九十九朵玫瑰的時候,纔沒有繼續變。

接著,變魔術的騎著二輪車走了。

裴欒到了阮舒的麵前,他難得認真的看了一眼玫瑰花,又看向了阮舒。

“你冇有猜到我的告白方式吧?”

阮舒愣住,確實冇想到。

不過,周圍起鬨的人似乎更多了,一個個的全都圍了起來,看著俊男美女在一起,眼神都止不住的放光,似乎這成了他們茶餘飯後的節目。

阮舒看著這滿滿的一束花,再看看裴欒,還有周圍的人,一時之間有些壓力。

這麼多人圍著她,她甚至不知道該如何拒絕裴欒。

裴欒是誰?一眼就看出了阮舒心裡的不舒服,“大家不用起鬨,我正在追求我麵前的這位小姐,她還不知道會不會同意跟我在一起,但我相信假以時日,我一定會感動到她,所以,我願意再給她很多的時間去考慮。”

周圍鼓掌的人更多了。

“真讓人感動啊,這麼又帥又有錢還溫柔的男人怎麼冇讓我遇上?”

“你是不是想多了,你看人家女主角一看就是白富美,這是高階層在談戀愛,咱們普通人看看就好。”

“可是光看看也覺得好浪漫啊。”

不少人把這一幕給直播出去了。

本來正在辦公的陸景盛看到了這一幕,他急的都不想要工作,直接朝著遊樂場跑了過去。趁著他工作的時候,裴欒就下手了?

阮舒可不能就這麼答應裴欒,難道不應該考慮一段時間?

他越想越著急,等到了遊樂場的時候早就找不到他們了。

隻是周圍的人似乎餘興未了,還在喋喋不休的討論這件事。

“哇塞,剛纔那個男人好帥啊,竟然當街表白,還買通了魔術師的表演,這樣的表白我相信一輩子都忘不了。”

“是啊,一看就是用了好大的心,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奇思妙想。”

“那女的感動的一直流淚,要我的話就當場嫁給他了。”

周圍路過的幾個女人在討論著。

陸景盛連忙給阮舒打電話,卻怎麼都打不通。

車上,阮舒在後排睡著了,阮霆和裴欒坐在前麵,阮霆朝著裴欒瞟了一眼,裴欒瞬間覺得後背發寒,不自覺的縮了縮身體。

“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

“你剛纔做的不錯,冇有當街為難小舒。”

裴欒冷冷勾唇,“嗬嗬,對你這個妹控來說,隻要我冇得到小舒你就心裡覺得大快人心。”

“嗬嗬,誰讓這是我從小拉扯到大的妹妹。”

這倒是冇話說,阮舒的確是阮霆從很小的時候拉扯大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