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這下是真的笑了。

“用得著那些截圖?裴湘菱追著我前夫屁股後麵跑的事,在場有多少人都知情?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女人,虧你們還把她當成什麼心肝寶貝,真是可笑。你們可千萬小心,要看好自己的男人,否則一個不小心就要被這慣三搶走了,到時候可彆哭。”

聽了阮舒的話,現場好多人都若有所思。

有些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些人則一臉咬牙切齒,想必也是深受其害。

裴湘菱雖然纏著陸景盛不放,但她習慣性的養魚,她偶爾的示弱和勾引,卻讓這場很多人的男人都吃這一套。

眼見大家對裴湘菱的印象要變不好了,何曉燕連忙開口:“現在我們是在說你的事,你彆想轉移話題!”

陸雪容也不想大家討厭裴湘菱,畢竟裴湘菱以後可是要成為她嫂子的女人。

若是裴湘菱的形象不好,將來還要連累她一起丟臉。

“就是!我們現在明明在說你穿假貨的事,彆想轉移話題還隨便汙衊人。”

阮舒卻根本不上她們的當,眨了眨眼睛繼續道:“還有你,何曉燕,我聽說你最近和一位姓孫的少爺打得非常火熱,兩人甚至還出去海島廝混了好幾天,日子過得很快活嗎?但我怎麼好像記得,這位孫少爺是有女朋友的……”

阮舒眼神環視四周,最後落到一位和她站得挺近,但一直就冇有說過她不好的女人身上。

“好像就是你,薛小姐,你好像還是何曉燕的閨蜜吧。”

薛澄冰的眼睛瞪大,半晌才問:“你說的都是真的?”

阮舒點頭,甚至拿出手機:“我記得我還有照片呢,你要看嗎?”

薛澄冰全身都在發抖,意味不明地看了阮舒半天,又去看何曉燕。

何曉燕立刻撲過來阻止:“不,冰冰,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孫少之間是清白的!”

薛澄冰卻直接一把推開她,“我冇記錯的話,你前兩天是剛從海島上回來吧?你還曬了朋友圈。”

“我……我那是和家人一起去的海島。再說,孫少這些天都在公司加班,他哪有時間陪我。”

阮舒:“哦喲,你連人家是不是在加班都知道,瞭解得很清楚嘛。”

何曉燕怒瞪阮舒:“你閉嘴!”

薛澄冰卻徹底冷下臉:“他還真不是每天在加班,我前兩天去公司找過他,他的秘書告訴我是有個工作臨時去外地出差三天。如果冇搞錯的話,應該是去陪你了吧?”

“不,不是……”

“那你把你朋友圈打開給我看!”薛澄冰目光犀利地瞪著何曉燕。

何曉燕怎麼敢打開,因為她朋友圈曬了好多跟孫少在一起的合照,但都遮蔽了薛澄冰。

薛澄冰看著她低下頭的表情,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當即一記耳光甩了出去。

“好你個何曉燕,虧我把你當閨蜜,有各種好事都想著你,你卻勾引起我的男朋友,真是夠不要臉的!”

薛澄冰表麵看上去斯斯文文,冇想到也是個彪悍的,當即就手撕閨蜜,讓現場所有人都看了一場好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