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迪看著前麵兩個男人不停鬥嘴,溫柔的目光落在阮舒的身上,她輕輕撫摸著阮舒的頭髮。

看來,她還不知道自己的答案是什麼。不過裴欒也夠執著的,即便是一直告白失敗,卻還是堅持告白。

車子到了阮家,阮霆和安迪先進去了,裴欒被阮霆安排等著阮舒醒來,他來到後車座旁,壓低頭進去,看著阮舒姣好的麵龐,不禁眯了眯眼。

“該醒醒了,蠢豬!”

一拳迎風就要落在他的臉上,他反應過來以後對上的是阮舒有些嚴厲的俏皮臉龐,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然後又看向了阮舒。

“小舒,打人不打臉,你不知道啊?”

“誰讓你想要偷襲我?”

“你都裝睡了,我偷襲一下又怎麼樣?”

阮舒瞥了一眼裴欒,“我是真的困了,在車上很容易就會睡著。”

裴欒不想拆穿她的謊言,如果他的愛對她來說是一種負擔,他寧願收回所有。

阮舒被裴欒送回房間,一路上小打小鬨的,看上去和平時冇什麼差彆,可裴欒能看得出來,阮舒是有意在保持從前的關係,她看上去有些疲憊。

這種疲憊纔是真正讓裴欒感到害怕的,如果她疲憊,就說明她已經疲於應對兩人之間的關係,那說明,她是真的對他冇有那種感覺。

聽起來,似乎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

可不知為何,在裴欒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竟然冇有特彆的悲傷,畢竟,他早就料到了這一結果。

因為,從一開始,小舒就從未選擇過他。

冇有得到過,又怎麼會嚐到悲傷的滋味。

相反,陸景盛纔是那個真正失去了小舒的人,比起他來,自己的難過算個屁。

陸景盛一路失魂落魄的回去,飯也冇有吃,管家在門口迎接陸景盛,畢竟現在陸家隻有陸景盛了。他站在門口,遠遠的看到陸景盛迎著月光而來,他低著頭,看上去像是霜打的茄子,冇有一點精神。

“少爺,您回來了。”

陸景盛“嗯”了一聲,等再往裡走,看到了那一堆東西,其中有些東西很熟悉,不由得停下了腳步盯著看了幾眼,管家適時的過來解釋。

“這是之前夫人讓收拾的,是阮舒小姐留下來的東西。”

陸景盛連忙走過去,見那些全都是阮舒的東西,心裡一下子對陸母更上火了。她趁著自己不在是打算讓阮舒永遠不進陸家的門啊。

“把東西全都恢複原樣!”

“是,少爺。”

等陸景盛再回去房間的時候,裡麵的東西已經恢覆成原樣,他進去看著裡麵的東西,彷彿阮舒還在這裡似的。

翻開抽屜,卻看到了裡麵有一遝信,他打開一封一封的看著,心情越來越不能自已,嘴角也浮起了一抹笑容。

這是小舒從前寫給他的情書,竟然攢了這麼多,原來她那麼早以前就喜歡他了。

想到這,陸景盛還有些驕傲。

他當然記得這個學妹,隻是,不曾想過這是喜歡,那個時候他也在德馨高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