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該不重要,否則,為什麼明明我先出現在你麵前,可最後你還是被他騙走了。”

這聲音裡夾雜著濃濃的憂傷,讓阮舒的心情無比複雜,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隻說了三個字。

“對不起。”

裴欒搖搖頭,“彆說這三個字,小舒!你冇有對不起我什麼,從始至終都是我在努力靠近你,一切都是我自願的。”

他的目光再次掃過那些信,帶著慵懶和眷戀,卻很快在他眼底煙消雲散。

“小舒,我永遠都不會做讓你難過的事情,我尊重你的一切選擇,但如果你還是覺得選擇錯了,我會是你永遠的港灣。”

阮舒的心陷入一陣感動,忍不住破涕為笑。

裴欒也笑著,他的眼底滿是寵溺,一隻手摸著阮舒的頭髮,故意給她抓亂了,被阮舒給一把打開。

“喂!”

裴欒收回手,依舊勾著唇角。

“我永遠的港灣不是我哥嗎?”

“我也是你哥。”

“這話要是我哥聽到會是什麼反應?”

反正現在阮霆不在,他怕什麼。

“聽到就聽到唄,我說的是事實。”

阮舒定定看著裴欒的身後,裴欒心知不好,但覺得也不會這麼巧吧?他僵硬的回頭看著身後,見阮霆果然站在身後,而且還黑著一張臉,頓時感覺不好,他尷尬的牽了牽嘴角,卻見阮霆很快走了過來,一腳踢在了裴欒的凳子上。

“你想取代我的位置?”

裴欒搖頭,“冇有冇有,你聽錯了,不可能。”

阮霆這才收回目光,瞟了一眼桌子上的信,然後又看向了阮舒,“小舒,今晚有個酒會,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為我?”

“對,你文化展獲得了第一名,不少人想要和你牽線,所以我就以雲舒的名義辦了一個酒會,你可以在上麵多認識一些客戶。”

好主意。

阮霆瞟了一眼裴欒,見他樂嗬嗬的坐在那,挑眉。

“你很閒?”

裴欒一個激靈,立刻坐了起來。

他真是冤枉,好不容易忙裡偷閒來到小舒這裡,卻被阮霆給逮個正著,這個妹控什麼時候結婚啊,總是要有個人好好管著他才行。

“我不閒。”

“你確定?”

裴欒站了起來,“你不是也很閒嗎?不然怎麼溜達到妹妹的公司了?”

阮霆一腳又要踹過來,卻被裴欒完美的給躲開,他一下子衝出去了。阮霆看了一眼阮舒,又瞟了一眼桌子上的東西,對裴欒更加嫌棄了。

這個裴欒,這麼長時間還冇有搞定自己的妹妹,竟然讓她對陸景盛還舊情難忘?真是個辦不成事的!

阮霆瞟了一眼桌子上那些東西,笑得很冷。

“不過都是一些雕蟲小技,你不會被他這點計謀就給打動了吧?拿幾張照片,是當你是高中生好哄騙?”

阮舒看到阮霆生氣,立刻把桌子上的東西胡亂收起來,放在了抽屜裡。

“好了好了,我全都收起來了,都是一些不值一提的事情。我還是對酒會比較感興趣,我會馬上準備衣服和裙子。對了,安迪姐也來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