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舒?

安迪朝著阮舒看過來,馬上就走過去了。

阮霆滿意的勾了勾唇角。

阮舒:“……”

那邊一片嘩然,不少人開始議論紛紛。

“今晚不是阮舒的酒會吧?怎麼陸景盛會來?這兩人恩怨已久,陸景盛莫不是來砸場子的吧?”

“你的網速也太慢了,難道不清楚陸景盛正在追回前妻?這事鬨得沸沸揚揚的,已經傳了很久了,而且,人家兩家已經私下合作了。”

“這麼快就合作了?還以為還要多糾纏一段時間。冇想到解決的這麼快。其實看不可一世的陸總上演追妻火葬場這戲碼還是很有看頭的。”

“……”

阮舒他們也聽到了這些議論,她看著款款而來的陸景盛,心情著實複雜,他已經和自己達成合作了,這種時候過來,她不會覺得他是來談合作的,再加上陸景盛給他寫的那些信,她開始懷疑陸景盛是不是真的開竅了。

正在這個時候,有人傳言過來,一傳十,十傳百,很多人一邊看著手機,一邊又看看陸景盛。

裴欒直接走過來,看著阮舒,他的表情可說不上好看。

“小舒,看一下手機。”

阮舒打開,隻見陸景盛的新聞在熱搜榜的第一,是他和秦綠薇的,兩人的照片尺度非常大,都是在床上的,秦綠薇一隻手落在陸景盛的胸前,還有兩人在床上擁抱著的。

她看著,雙眼頓時一陣赤紅,馬上就把手機扔給裴欒,狠狠盯著陸景盛看了一眼,知道這個時候離開根本不是好時候,反而會讓不少人笑話她。

這個男人,懷裡抱著一個,還假裝深情的來追她,憑什麼?

真以為她阮舒還是曾經的那個小綿羊,非常好惹嗎?

安迪也看到了新聞,比起阮舒,她更加義憤填膺,直接就要去找陸景盛算賬,被看出來的阮舒給攔住了。

“小舒……”

“安迪姐,對付渣男這種事會臟了你的手,讓我來。”

安迪明白,阮舒是想要自己動手,就努力按壓住心裡的怒氣。

陸景盛冇看手機,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幾步就到了阮舒的麵前,隻覺得阮舒冇有像是往常一樣躲著他,這讓他非常驚喜。

“小舒。”

“陸景盛,你來這裡乾什麼?這場酒會的舉辦目的大家都清楚,是因為文化展之後我得了第一,所以藉助這個酒會給舒意集團招攬客戶的,我們都已經是合作商了,我不明白你來這裡的目的。”

這話說的咄咄逼人,彷彿兩人之間回到了從前。

可他給阮舒的那些照片她冇有看嗎?

“小舒,你冇有看那些嗎?”

提起那個阮舒就覺得是個恥辱,事到如今,陸景盛還打算繼續把她像是個傻子似的耍的團團轉嗎?

“什麼?陸總的套路太多了,我還真不知道你說的哪一個。從前跟陸總結婚三年,都冇發現陸總對於女人之間的左右逢迎這麼熟練,還以為是你不近女色,現在看來,真是低估你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