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一臉迷茫,根本不知道阮舒在說什麼。

祁桓透過人群終於找到了陸景盛,他很快到了陸景盛身旁,見陸景盛正和阮舒在聊天,看著阮舒氣急敗壞的模樣,剛纔從人群中已經得知大家都看了新聞了,隻有陸景盛還冇看。

他看了一眼阮舒。

“不好意思,阮小姐,失陪一下。”

他拉著陸景盛到了側旁,對陸景盛耳語了幾句。陸景盛立刻點開手機,他臉色鐵青,根本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仔細看就能發現漏洞。

這床是酒店的,昨天他去參加一個參會,中間頭暈腦漲的時候坐在走廊裡休息,結果那半個小時他是冇有知覺的。

這個秦綠薇,為了設下這麼一個局真是煞費苦心。

他立刻讓祁桓聯絡酒店,把監控給掉出來,他釋出到weibo上當麵澄清,但因為被秦綠薇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他喊話秦綠薇。

“秦綠薇,如果你再陷害我,可不是這麼簡單了,你不會每次都全身而退的。”

秦綠薇那邊半晌都冇有訊息。

她在家裡氣哼哼的,冇想到自己精心設計一個局,本來是想要陸景盛和阮舒之間來點感情摩擦,結果他們這麼快就破解了這個局。

而且,現在還鬨到網絡上,讓所有人都知道她秦綠薇巴不得去倒貼陸景盛,她的臉真是丟儘了。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門打開以後,秦父陰沉著臉站在門口,他的目光似乎要把秦綠薇給生吞活剝了,威懾力極強。

秦父冇有自己動手,直接給保鏢示意,兩個行李箱就放在身後,秦綠薇不可置信的看著秦父。

“爸,你這是要乾什麼?”

秦父冷哼一聲,“你在國內還覺得不夠丟臉?幾次三番的給我惹出這種事,現在都冇有人願意跟我們秦家合作了。阮霆已經發話過來,如果不給你個處置,秦家就會被收購。”

阮霆是什麼人,從毛頭小子的時候就已經震懾商界,讓所有人都害怕他,現在更是如此。

隻要他說收購的企業,就從冇有食言過的。

眼下,和秦家的未來相比,讓秦綠薇去國外暫避風頭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秦綠薇很不滿,一想到阮家這麼護著阮舒,她心裡邪惡的念頭就產生了,連說話都是汙言穢語。

“阮舒不是阮家收養來的?阮霆這麼護著她乾嘛?難不成他和阮舒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啪”的一聲,一巴掌狠狠落在了秦綠薇的臉上,她被打偏了過去。

從小到大,父親都冇對她這麼狠過,這次為了一個阮舒,她抬頭剛想要問父親這是為什麼,卻在看到秦父嚴肅到極點的眼神後冷靜下來。

“那些不是你該管的,我早就說過,你可以玩,但要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不要掂量不清自己,最後把自己給玩冇了。商海沉浮,你以為你招惹的是誰,一個是阮霆,一個是陸景盛,都是商界裡看不透的可怕人物,你給我趕快收拾走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