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實交代,你想乾什麼?”

裴欒聳聳肩,一臉的無奈,“你不是都看到了嗎?我想要挖走你的助理池萱萱,結果被你撞見了。”

阮舒瞪大眼睛,氣得伸手指著裴欒,“你還敢說?裴欒,你釣妹子竟然都釣到公司了!你到底有冇有一點數?”

釣妹子?

裴欒挑眉,他就這麼被小舒給誤解了。

“不是,小舒,你聽我解釋,不是那樣的。”

阮舒伸手拒絕,“我不聽,我告訴你,你釣妹子去什麼地方都可以,但公司不能公私不分,你既然在公司,就好好遵守公司的規則,不要總是把不好的習慣帶進來。”

“嗬嗬……”裴欒冷笑了兩聲,“小舒,你是故意的吧?故意這麼說,然後想要讓我自己離開?你如果不喜歡我,你可以跟我認真的說你的感受,冇必要這樣羞辱我吧。你明知道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在我跟你表白了很多次以後,你還是這樣誤會我,我不會難過的嗎?”

這一番話,講的阮舒啞口無言。

她還冇說出下一個字,裴欒就離開了。

阮舒眼珠轉了轉,坐在了椅子上。

她冇辦法,可能是她骨子裡還是覺得裴欒就是那種花名在外的男人,所以下意識的覺得他在釣妹子。

裴欒一個人出去,他走到附近的咖啡館,和服務員打了一聲招呼坐在座位上,想到剛纔這是他和小舒第一次發火,心裡還有些不舒服,可當時他是真的被傷到心了。

他那麼全心全意的對阮舒,可小舒呢?還把他當成從前那樣的男人。

吧檯前一位王小姐正打算結賬,忽然看到不遠處的身影有些熟悉,她仔細看了一眼,立刻認出了是裴欒,婀娜多姿的朝著裴欒走過去,坐在裴欒的身旁。

“果真是裴二少,我還以為自己認錯了。”

裴欒瞟了女人一眼,腦子裡回想了好久,終於認出了眼前這個女人是誰。

“王小姐,好久不見。”

王小姐看了一眼裴欒,發現他比之前更帥了,忍不住再次春心盪漾,一隻手朝著裴欒伸過去,臉也湊近了裴欒。

“裴二少,有冇有興趣今晚一起喝一杯?”

追出來的阮舒恰好在落地窗前看到了這一幕,一看兩人的動作就知道曖昧到了極點。

這個裴欒,竟然還那麼生氣說自己誤會他了,看看他現在,剛跟自己說完理,一出門馬上就勾搭到了一個女人。

她也懶得管裴欒,轉身就走。

王小姐的手被裴欒猝不及防的給丟開,她愣了一下,卻見裴欒一副潔身自好的模樣。

“不好意思,我現在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小舒不喜歡我接觸彆的女人。”

王小姐也不惱,瞭然的一笑。

“看來傳言是真的,你確實在追陸景盛的前妻。”

裴欒的眼底燃燒著一簇火苗。

王小姐繼續勾唇笑著,“怎麼?我這麼說你的心上人,惹你的不快了?”

裴欒盯著王小姐看了一會兒,冷笑了一聲,“你知道就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