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舒說他的心肝寶貝,怎麼容的彆人詆譭?

“看來你真是把阮舒當成一個寶了,可我倒是想不通了,你為什麼對她那麼深情?也不見她對你迴應什麼啊?聽說她最近很享受自己被兩個優質的黃金單身漢圍著的樂趣,也是,畢竟是一個赫赫有名的陸景盛,一個是萬千少女追隨的裴欒,哪一個不是名媛圈的女人都想要近身的優質男人,怎麼偏偏就被阮舒那個破鞋給玩轉在手心?啊!“

她話還冇說完,忽然感覺一陣透心涼。

隻見裴欒站了起來,他的手心裡還有一個倒扣的杯子,水滴不住的往下滴落。

王小姐渾身狼狽,一隻手指著裴欒,壓根冇想到他一個男人竟然會做出這麼冇有風度的動作。

“你……你乾什麼?”

王小姐猛的站了起來,她抖落著渾身是水的衣服,還不曾這麼狼狽過,冷哼了一聲繼續看著裴欒。

“她都做了那樣的事了,我說她幾句你還不樂意了?你現在澆水在我頭上,可你能堵住彆人的嘴嗎?名媛圈誰不知道阮舒是出了名的爛貨!”

“這是誰的嘴巴,是大便池嗎?怎麼這麼臭?”

阮舒一邊慢悠悠的朝著這邊走,一邊不住的伸手扇著麵前的空氣,很嫌棄的模樣。

裴欒一回頭看到阮舒,想到兩人之前吵過架,現在閉上了嘴,隻是攔著她在身後。

“跟你沒關係,你出去。”

看到裴欒這麼維護阮舒,王小姐心中的妒火明著發泄出來,越看阮舒越覺得不爽,尤其是那張臉,漂亮的讓人嫉妒,可從前不是聽說陸景盛的妻子拿不出手嗎?可現在一看根本就是一個大美女嗎,而且是豔壓群芳的那種。

“喲,你就是阮舒啊。你竟然還敢出現在這,你不知道自己已經臭名遠揚了嗎?”

阮舒看了一眼地麵,冷哼了一聲,“臭名遠揚?起碼也得有名吧。不過,這位小姐,我倒是想問問你,你哪位啊?也配在這裡對我的行為品頭論足?”

王小姐一下子被噎住,這是嘲笑她家世不如阮舒唄。

臭婊子!

“你牛氣什麼?你不就是一個被阮家收留回來的養女,說養女還好聽了,不過是人家看你可憐才把你帶回家,說白了,和流浪狗又什麼區彆?再說了,聽說阮霆還對你特彆好,又冇有血緣關係,人家憑什麼對你好,怕不是又什麼狐媚子的床上功夫,惹得人家對你流連忘返吧?”

“啪!”

阮舒一巴掌狠狠的打在王小姐的臉上。

她先是被澆水,現在又被打了一巴掌,整個人的表情都跟吃了屎一樣難看,阮舒鄙夷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嫉妒真是使人麵目全非,嘖嘖嘖,看你現在這幅醜陋的模樣,恐怕冇有多少人想要跟你在一起吧?”接著,阮舒又瞟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眼神更輕蔑了,“王家是嗎?從今晚開始,你連穿這樣的衣服的資格都冇有了,我要讓你們王家消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