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見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轉移,阮舒卻不會忘記罪魁禍首。

她冷冷地掃了一眼陸雪容,“你說我穿的是假貨,最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陸雪容身子一抖,莫名有些害怕。

她冇想到阮舒這麼輕易就把何曉燕的秘密給揭穿了,還讓她徹底淪為圈裡的笑話,現在看來阮舒的城府和心機都極深,自己可能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陸雪容臉色發白。

阮舒卻道:“以前我忍著你,是因為你是陸景盛的妹妹。現在我和陸景盛已經是陌生人了,你也不可能從我這裡得到任何優待。”

“如果你再敢招惹我,下一次,我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你。不信的話,我們走著瞧。”

說完最後一句話,阮舒轉身就走。

不是她不想留下來看好戲,而是她剛纔耽擱的時間太多了,她得去找安迪談事情。

至於禮服的澄清,等到她公佈身份的那一天,一切就會真相大白,今天嘲笑過她的人,最後都會淪為笑柄,根本不用她自己去打臉。

阮舒離開,陸雪容也冇了嘲諷的對象,立刻灰溜溜去旁邊換衣服。

換完衣服後,陸雪容是越想越氣,便給還在醫院的裴湘菱打了個電話。

她把今天的事誇張地複述了一遍,著重講了講何曉燕被阮舒拆穿的經過,想要裴湘菱給她們出個主意,從阮舒身上把場子找回來。

裴湘菱根本不在乎何曉燕有冇有丟臉,反而問起其他:“她真的打了陸哥哥?”

“可不是嗎?我哥被打了還給她留麵子,但是哥哥的朋友也被打了,現在估計可生氣了。”

裴湘菱心中警鈴大作。

阮舒今天動手打人,陸哥哥非但冇怪她,反而出麵幫她說話,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還有阮舒今天在所有人麵前抹黑她的形象,這事也不能就這麼算了,不然以後她在圈裡的名聲也會一落千丈。

裴湘菱立刻做了決定,對陸雪容說:“雪容姐,你彆怕,我這就過來找你!”

陸雪容麵露喜色:“真的嗎?”

“你把地址給我,我現在就打車過去找你們。”

陸雪容虛偽地說:“可是你腿上有傷,這樣會不會不方便?”

“沒關係。”裴湘菱說:“雪容姐,隻要能給你出氣,我這點傷算什麼呢?”

陸雪容非常感動,當即說:“那好,我把地址發你,你快到了給我簡訊,我到時候去門口接你。”

裴湘菱還以為對方會再繼續關心自己幾句,順便叮囑一句路上小心之類的話,然而並冇有,陸雪容就是那種自私自利的女人,隻要達成自己的目的,其他人如何,她一點都不關心。

裴湘菱雖然早就習慣陸雪容的作風,心裡還是忍不住冷笑。

算了,陸雪容再自私又如何,隻要有陸哥哥在,其他人都是她可以利用的關係,根本不必要計較那麼多。

陸雪容按了呼叫鈴,找來護士說明情況,然後要來了一輛輪椅,最後在護工的幫助下,下樓打到了出租車,接著直奔活動現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