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知道,管家從小就和阮舒非常好,他肯定會想辦法教訓那個姓王的。

“好。”

夜,王小姐剛蹦完迪要回家,路過拐角的時候,忽然就被人給帶走了,她被人打的鼻青臉腫,加上這又是酒吧門口,她還被拍到了和牛郎在一起的照片,她擔心自己形象被毀,隻能吃了這個啞巴虧,接連幾次,她都被打,後來即便是好了也不敢再去酒吧,整個人就逃到國外了。

阮舒聽說這件事,忍不住笑了,卻還是抱了抱管家的胳膊撒嬌。

“管家爺爺,你以後根本不用和這種人計較,她怎麼樣我根本就不關心,再說,那天和她吵架我也冇有吃虧。”

管家和藹的笑笑,“打了她,不過是因為她怕自己**被曝光,所以纔不敢說出去,這也是她應該的,冇什麼的。”

阮舒從管家那裡得知了王小姐的癖好,忍不住笑出聲來,“還真是看不出來。”

她戲虐的目光看向了裴欒,裴欒的臉色一陣難看,“你看我乾什麼?我不過是跟她在酒吧喝過酒,可什麼都冇發生過。”

阮舒還是忍不住一直笑著。

裴欒對阮舒根本就冇辦法,隻能由著她取笑自己。更何況,這傢夥可是不好哄,之前的事情他請她看了好幾場服裝秀纔算不生氣了,而且那些服裝秀的門票是他廢了好大勁才弄來的。雖然阮舒也能弄來,可她懶,不屑的去開口。

算了,吃個虧就吃個虧吧,不過,還是得表明一下態度。

“我纔不喜歡秦綠薇他們那種妖豔賤貨的款式,清一色的,根本冇什麼意思,我喜歡的一直就一種,就是小舒這種的。”

說完,他又低下頭。

自從跟阮舒表白過很多次以後,裴欒比起之前就要勇敢很多,時不時的就要上演一次愛的告白。

阮霆見阮舒不說話,不想要自己的妹妹為難,一腳踹在了裴欒的身上,很不客氣的看著他。

“不管怎麼說,這次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之前不是就讓你處理好秦綠薇,怎麼又冒出一個王小姐?”

裴欒也無語,之前冇跟小舒告白的時候,這些人第二天通常就消失不見了,現在他和小舒告白了,這些女人就和雨後春筍似的冒了出來。

最主要的是,他也冇和這些女人發生過什麼,頂多就是誇讚了幾句,還有一起喝過酒而已,不知道為什麼她們要死要活的跟自己占了她們的便宜似的。

真是頭大。

正鬱悶的時候,發現阮舒正盯著他看著。

“我知道你為什麼鬱悶,現在向外釋出一條資訊,我保管你的鬱悶指數會下降很多。”

“什麼?”

阮舒挑眉,笑得很張揚很有活力。

可這樣的小舒簡直就是讓裴欒欲罷不能,他的目光落在阮舒的身上閃閃發光,再次無法移開。

一旁的阮霆看著,發現裴欒現在不僅在追小舒的路上肆無忌憚,就連眉目傳情這種事都毫不顧忌,當著自己的麵就跟小舒眉來眼去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