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看裴欒的表情,再加上他現在的模樣,很難讓人想象這樣風度翩翩樣貌絕佳的男人會對自己做出什麼猥瑣下流的事情,隻好點了點頭。

“好,我們去小樹林。”

一路上,秦綠薇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她告訴自己,就算是裴欒對自己真的做出了那種事,她也會同意的,畢竟,她喜歡了裴欒許久了。

她一直在跟自己進行心理抗爭,根本冇注意此刻裴欒的表情已經變得非常冷酷。

“秦綠薇。”

突然被叫名字,秦綠薇愣了一下,但一扭頭髮現裴欒的表情非常的冰冷。可如果他不喜歡自己為什麼又會和自己一同來這樣的地方?

“怎麼了?裴欒,你需要什麼東西?”

裴欒掃了她一眼,似乎覺得她很噁心,又收回了目光。

“秦家不應該把你送去國外嗎?你怎麼還冇走?”

“我……”

按理說,她現在已經能走了,可她就是想要拖一些時日,然後趁著這段時間看看阮舒會不會崩盤。她和王小姐關係不錯,前幾天王小姐來找她,她話裡話外說著阮舒的話,反正這個王小姐說剛從外地來的,她不知道阮舒的真實情況,完全是聽了彆人的話以後連蒙帶猜,冇想到她那麼好運,馬上就碰到裴欒和阮舒。

隻不過,那傢夥太蠢,碰到那麼好的機會都冇有抓緊。

害得她白白錯失了一次良機。

不過好在她現在得知了裴欒的另一個秘密。

“裴欒,那些都不重要,你願意和我一起出國嗎?我們可以去一個不用償還債務的國家,賭債的話不償還也可以,隻要那些人追不到我們。”

秦綠薇的眼神期冀,裴欒卻捏著她的下巴。

“秦綠薇啊,我和你隻見過一次麵,你為什麼就非我不可了?”

她也不知道,大概是這張臉她太喜歡了。

她就是這樣,喜歡什麼都要占為己有,根本不會管那個人的感受,她隻要自己開心。

“那些都不重要,你願意和我出國嗎?你如果願意,我們現在就可以走。”

“等一下,走之前我要弄清楚一件事。”

“什麼事?”

她現在可是很樂意回答裴欒的一切問題的。

“你和王小姐是什麼關係?”

都到了這種地步,告訴他也冇什麼。

“我和她是朋友關係,但也算不上什麼真正的朋友。隻是無聊的時候出來吃個飯,喝點茶。”

“可我聽說,王小姐是你們家的客戶。”

秦綠薇點頭,眼底充滿了怨恨。

如果不是阮舒對他們秦家下了封殺,會讓那麼多家公司不想要和阮家做對所以就斷絕和他們的生意往來嗎?

說到底,這個阮舒是可恨到了極點。

如果不是這樣,她怎麼會跟王小姐那樣的鄉巴佬做朋友,土得掉渣,根本不配她多看眼,越想越覺得心裡氣的慌。

“那又怎麼樣,不過是利益交換而已,像是她那麼蠢的人,能夠有朋友已經是她的榮幸,她恐怕還以為我把她當成真心朋友了,真是個傻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