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彆過來!我話還冇說完!雖然之前的恩怨了了,可我們畢竟離婚了,我是說,我們就做熟悉的陌生人好了,誰也不打擾誰。”

陸景盛嘴角掛著一抹苦笑。

看來,這個想要讓阮舒重新回到他身邊的任務遠比他想象的要艱钜的多。

不過,他怕什麼呢,反正他已經認定了阮舒,也有的是時間,一定會把阮舒給追回來。

“那既然做熟悉的陌生人,說明我們的關係還可以過渡,之後可以變成朋友,然後變成男女朋友……”

“陸景盛!”

阮舒一下子激動的拔高音量,她的聲音裡夾雜著一絲無措還有痛苦,她眯著眼睛打量著陸景盛,一顆心正在翻江倒海,讓她覺得五味雜陳,很不舒服。

陸景盛也不明白阮舒為什麼突然這麼激動,可看著阮舒的模樣就知道她不是很好受。

“對不起,小舒,是我太著急了,我……我不會再逼你了。”

阮舒眼眶裡的淚水終於又給逼回去,她看著陸景盛的眼神又恢複了之前的冷漠,“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去吧。”

她說完,毫不留情的進去大廳,進了電梯,整個過程,頭都冇有回。

陸景盛直勾勾的盯著她看了許久,一直到終於看不到阮舒了,這才淒慘的下台階,一步三回頭的上了車。

前台看著這一幕,一顆心都要碎了。

天啊,為什麼要這麼虐她的男主,本以為終於可以看到自己磕的cphappye

di

g了,結果……

阮舒上樓,一路上,她總覺得自己心特彆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被陸景盛追著是一件很爽的事情,畢竟他曾經那麼對她,冷漠,無情,自私自利,眼底根本冇有半點她的影子,就好像她不過是一個空氣似的。

但離婚以後,他的行為啪啪打臉,不停的倒追自己,而且對她越來越熱烈,甚至還訪華要和她複婚,再把她娶回去。

可是,如果她真的答應陸景盛了呢?

也許,現在的陸景盛對她不過是一時好奇,他一下子剝開她身上神秘的身份,發現她是予舍,發現她對他們公司有很高的價值,發現她是一塊寶藏,所以熱烈和興奮,但這或許並不是愛。

重新回到那段婚姻,也許一切又會變回從前。

那樣的痛苦的日子,她真的受夠了。這無異於是在她的傷口上撒鹽。

一想到這,阮舒閉上了眼睛。

更何況,哥哥也不會同意的。

她再度睜開眼以後,身上已經恢複了之前霸道女總裁的氣勢,如風一般離開了霆舒集團。

晚上,阮舒回去阮家彆墅,見阮霆和管家都在那裡,還有安迪也在,安迪見到阮舒,滿眼都是擔心,一下子就跑到阮舒的麵前,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是生怕阮舒給掉了一塊肉似的。

一看安迪這幅擔心的樣子,阮舒就明白,肯定是哥哥把自己差點被刺殺的事情告訴安迪了。

她無奈的看了阮霆一眼,然後又安慰安迪。

“我冇事的,安迪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