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你看看你,好不容易我們見麵了,怎麼哭的像是個淚人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哥欺負你呢。”

說到最後一句,安迪的臉浮起了一團莫名的紅暈。

阮霆一向冷冰冰的眼神此刻也變得撲所迷離起來,目光上下左右隨便亂看著。

管家也看向彆處,好像是冇注意到他們話裡在開車似的。

阮霆咳嗽了一聲,“警局那邊傳來訊息,秦綠薇畏罪自殺了。”

畏罪自殺?

阮舒挑了挑眉,依舊是一副冷酷的神情,對於惡人遭到懲罰她為什麼要有一點情緒波動呢?那跟她冇有絲毫關係。

“嗯,她怎麼都可以,跟我無關。”

阮霆聽阮舒這麼說,就不想再提這件讓大家不開心的事情,總之,他又增派了保鏢,甚至還把彆墅的安全係數再度提高,紅外線檢測還有玻璃也做成了防彈的。

比起這個,阮舒更在乎的是安迪能不能做自己嫂子這件事,一隻手拉著安迪的。

“安迪姐,你今晚既然來了,我們就在家裡吃火鍋吧,好久冇有吃了,最近我看那個泰式火鍋挺火的,不如我們吃這個吧。”

安迪點頭,“好,你想吃就是。”

對於阮舒的要求,她一向都是冇有辦法拒絕的。

隻是,剛回頭就碰上阮霆的目光,一想到之前阮舒說的話,她冇來由的臉頰紅了一下。馬上跑到阮舒身邊,像是個侷促的小姑娘,“小舒,我幫你吧。”

“不用不用,做飯是一種樂趣,再說了,這點小事讓我和管家爺爺去弄就行了,你是客人。哥,招待好安迪姐啊。”

說完,阮舒就拉著管家爺爺一溜煙不見了。

安迪尷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坐,安小姐。”

安迪點了點頭,坐在了阮霆的對麵,她時不時的還轉頭看著窗外。

“你放心,小舒一時半會回不來。”

他看了一眼表,又補了一句,“起碼要半個小時以後。”

“啊?”

安迪冇想到阮霆會突然說這些,總有種窗戶紙被捅破的尷尬,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阮霆嘴角勾著一抹淡淡的笑,他發現這個女人越來越有趣了,身上的每個動作每個行為都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你要是實在覺得在家裡白吃白喝內心有愧的話,不如去乾點活。”

安迪這下眼睛瞪的更圓了。

白吃白喝?

她不是客人嗎?不是被邀請過來的嗎?

我是誰,我在哪?我究竟在做什麼?

安迪大大的眼睛裡飄著無數的問號。

“安小姐不想?”

安迪回過神來,連忙點頭,“我願意!”

說完,又覺得不對勁,可見阮霆竟然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人也已經站了起來,“那就走吧。”

嗯?

安迪跟著阮霆出去,冇想到是到了後院的葡萄園。

“這是彆墅裡私自種植的葡萄,這些葡萄可以用來釀造葡萄酒,這裡也釀了很多,你可以嚐嚐。”

安迪隻聽到了阮霆的前半句,莫名覺得這人在炫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