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家真是超乎她想象的有錢啊,有錢的深不可測啊。

她撚起一支葡萄吃了一口,確實酸甜可口,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忽然聽到了一道低笑聲,一回頭,卻見阮霆已經走遠了。

“過來這裡看看。”

安迪看了一眼葡萄,馬上鬆開跟上阮霆過去了。

她跟在阮霆身後,看著阮霆跟裡麵的工作人員說著釀酒的過程,雖然這是觸及到了她的知識盲區,可她卻一直盯著認真工作的阮霆看著。

越發覺得這樣的男人真的好有魅力哦!

過了一會兒,等阮霆講完,他身旁的工作人員看到安迪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一下,卻被阮霆發現,他意味不明的看了工作人員一眼,那人非常識趣。

“我還有其他事,先去忙了,老闆。”

阮霆點了點頭,那人就走了。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安迪,見她神色有些囧,莫名的就有些寵溺。

“走吧,估計小舒他們也回來了。”

兩人回去以後,剛進屋就聞到一股濃香的湯汁味,然後看到阮舒跑到他們麵前,拉著安迪入座。

“快作吧,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你們自己調一下小料就可以了。”

安迪去調小料,卻發現麵前已經擺了一碗。

阮霆的聲音傳來。

“嚐嚐我調的。”

阮舒在一旁忍不住捂嘴偷笑,然後又神助攻。

“安迪姐,你嚐嚐我哥調製的小料,他調製的可是一絕!”

安迪姐吃著,讚歎著,裴欒坐在她身旁不住的給她夾菜,一家人其樂融融,好不自在,感受著這樣的氛圍,阮舒的眼底有溫暖的小火苗在燃燒,她很喜歡目前的狀態。

有家人的陪伴,讓她覺得自己又回到了從前的生活,眼前不禁浮現出陸景盛的臉來。

聽說陸家的親戚都被疏散離開,他一個人在家不知道會不會孤獨。

等等,她為什麼要那麼關心陸景盛,也許人家活得好的呢。

裴欒給阮舒夾了一塊蝦,“想東想西的,不好好吃飯。”

一頓飯過去,阮霆送安迪回家,廚房有傭人在收拾,阮舒在後花園裡盪鞦韆。

裴欒走過來,順勢坐在她身旁,給她拿了一件大衣。

“這麼冷的天,專門過來讓自己清醒清醒?”

阮舒白了裴欒一眼,“我說你這種人就會讓人煞風景。就不能讓我快快樂樂的盪鞦韆嗎?”

裴欒從上麵下來,一下一下的推著阮舒,越來越高,阮舒隻覺得心裡漸漸的平靜了一些,等鞦韆停下來的時候,裴欒忽然問她,“小舒,你覺得現在的狀態好嗎?”

阮舒沉默了。

她知道裴欒真正想問的是什麼。

“比之前在陸家的那三年好,我知道你想要問我什麼。裴欒,我隻能說,我真的不確定。”

因為陸景盛最近的改變讓她開始動搖了。

過去三年,她一直覺得陸景盛根本不曾對她動過心,連基本的關心都冇有,更彆提喜歡她了。可自從她離婚以後,陸景盛就對她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每天圍繞在她身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