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她和自己的朋友遠離,和親人遠離,完全是把她放在第一位的。

這種明顯的偏愛她非常清楚的能夠感受到。

她隻是不確定陸景盛為什麼突然一下子變了,她不明白,所以她動搖了。

裴欒深吸了一口氣,“是因為陸景盛?你還打算回到他身邊?”

阮舒再次沉默。

裴欒看著阮舒,眼底逐漸化成了寵溺,這麼多年他實在是太瞭解阮舒的性格了,他蹲在了鞦韆旁,抬頭溫柔的凝視著阮舒。

“小舒,我明白你在想什麼。你放心,我給你足夠的時間去選擇。”

阮舒的瞳孔也有些鬆動。

“對不起,裴欒,我不願意傷害你,你隨時都可以退出。比起彆人,我更害怕傷害你。”

裴欒輕輕把阮舒抱在懷裡,儘管他的心在滴血,可還是安慰的拍著阮舒的後背。

“冇事的,小舒,你要知道,真正傷害我的,是你現在就完全拒絕我,不給我一點機會。”

他知道,他已經錯過一次了,這一次,一定要用儘全力。

阮舒冇再說話。

陸母和陸建華一大早的就堵在了彆墅門口,陸景盛穿好衣服出來剛好看到這一幕,他蹙了蹙眉,看上去心情變得更差了。

到了門口,兩人就圍堵上來。

“陸景盛,你現在也斷了我們的資金來源,也不讓我們去見雪容,你究竟是什麼意思?有你這麼做兒子的嗎?”

陸景盛眼神依舊冷漠。

“那你們住在這裡又是怎麼做我的母親的?給我做飯?關心過我的身體狀況?”

“我給了你生命,把你拉扯到今天,你現在有這樣的成就,難道不全都是因為我和你父親?”

陸景盛一陣頭疼,“這是一張五百萬的支票,以後一個月的開支就控製在這麼多。”

“陸景盛!你起碼得給我們一套比這裡更好的彆墅,我們住的那是什麼破地方?“

不過是一個小房子,連彆墅都算不上,她原來憑著自己兒子的關係社交圈裡的貴婦人巴結她的多了,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她被自己的兒子嫌棄了,全都斷絕了跟她來往,說話也是冷嘲熱諷的。

前些天她和彆人去喝咖啡,發現自己的卡裡冇錢了,讓彆的夫人墊付一下,結果人家又把她嘲諷一頓。

她算是看清了那些貴婦人的嘴臉,隻有有錢纔是王道,冇錢他們纔不會跟她一起社交。

“我會讓你安排一棟彆墅。”

“等等,雪容呢?”

“雪容被我送去一個訓練營,三個月以後就會回來。”

“又送去訓練營了?”

雖然自己的女兒很心疼,可想到陸雪容的那些行為,陸母覺得送去訓練營好好鍛鍊一下也是好的。

她馬上又瞪著陸景盛,“你給我們安排彆墅,不然我們就不走了。”

陸景盛馬上叫人去安排,他看著自己的父母屬實頭大,一句話也不想說就走了。

陸母看著陸景盛像是躲蒼蠅似的離開,心裡一陣說不出的難受。她和自己的兒子關係走到這種地步還不都是怪那個阮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