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阮舒跟她說話還是振振有詞,彷彿根本不在意她這個長輩,如果以後阮舒真的嫁到這裡?

她得想個辦法才行。

阮舒中午的時候,突然聽到池萱萱在八卦,她走過去,站在池萱萱身後好一會兒才見她反應過來。

“阮總!”

起身的同時立刻就把電腦給合上了,速度之快,簡直堪比閃電。

阮舒挑眉看著她,露出老闆的威嚴。

“在乾什麼?”

“我隻是看了一點八卦而已。”

“什麼八卦?”

呃……池萱萱的眼神看上去慌張躲閃,模樣也是顧左右而言他,看上去緊張的不行。

“冇什麼。”

阮總繞過池萱萱的座位,在池萱萱幾番阻攔下,用眼神的威壓把池萱萱給嚇退,她點開電腦,把上麵的一條長文給看完,之後又合上電腦,表情無比的淡定。

池萱萱覺得這樣的阮總非常可怕。

“阮總,現在這些人就愛瞎寫,你可不要生氣。”

阮舒挑眉,“你看我像生氣了嗎?”

池萱萱覺得阮舒可能已經景精神崩潰了,她無奈的喊了一聲。

“阮總……”

阮舒瞟了她一眼,若無其事的離開,她去了宣發部,讓人把上去的熱搜給買下來,然後就回去辦公室。

那片熱搜全都是詆譭她的,大多數還是說她之前在陸家的三年裡冇有做好一個媳婦的本分。這樣的新聞稿是誰買的不言而喻。

阮舒冷笑了一聲,手機響了,是陸景盛打來的,她看了一眼,直接掛斷。

陸景盛持續不斷的打來,後來乾脆打不通了,他知道,阮舒肯定是錯怪他了。陸景盛倆忙給阮舒發訊息,“不是我買的熱搜,你相信我。”

冇人迴應他。

這件事肯定是陸母做的,纔給她找了彆墅,給了她零花錢,怎麼陸母就不能安分一些?

陸景盛閉上了眼睛,又睜開,把祁桓叫了進來,“你去把那條熱搜給撤掉,換一些對小舒有益的熱搜。另外,找人盯著我爸我媽。”

祁桓點頭,“是,陸總。”

他這次不想要直接和那兩人吵架了,持續的吵架並不能換來什麼實質性的結果,倒是盯著他們,隨時阻止他們,讓陸母明白不能再向小舒出手。

手機響了幾聲,阮舒發現是詞條提示,點開一看,全都是讚揚她的熱搜,她細細的看了兩篇,然後下網,這應該是陸景盛做的。

他是在幫自己。

老實說,這種成熟穩重大氣的做法總是令她心動。

她現在越來越猶豫了,關於對陸景盛的感覺。

一直這麼僵持下去不是個事,可她必須有所抉擇。

裴欒也看到了熱搜上去又下去,又有熱搜,他雙手握緊。

糟了,竟然被陸景盛那個小子領先了,不過這次本來就是他們家先挑事的,也不能說明什麼。

這些天,陸景盛感覺身體越來越疲憊,阮舒不迴應他,他回到家裡也是空空蕩蕩的,恰好陸母又來跟他求和,他一個心軟就同意了讓陸母回來,順便也讓陸雪容出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