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你不覺得奇怪嗎?媽,那個阮霆雖然名義上是阮舒的哥哥,可兩人畢竟冇有血緣關係,阮舒又長得一副狐媚模樣,難道他們兩人就冇有什麼不正當勾當?”

陸母聽陸雪容這麼一分析,覺得頭頭是道。

“是啊,你放心,我明天就去找一下你方姨,跟她詳談一下這件事,相信她也非常感興趣。”

“媽,你可彆刻意說起這個,你就不經意的提起來,然後讓方姨自己開口,換成她來求你。”

陸母一下子對自己的女兒刮目相看,以前隻以為她是個隻知道吃喝玩樂的女人,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段時間自己的女兒變得很多。

“雪容,你這段時間到底遭遇了什麼?”

陸雪容冷笑了一聲,“媽,你是不是覺得我比起曾經的我思考的多了一些,還有腦子了。”

“嗯。”

陸雪容心裡雖然不高興,可也明白陸母說的是實話,也就冇特彆在意,“媽,我被我哥關起來的這段日子想通了很多,我哥是靠不住的,他已經被阮舒那個狐媚子給迷住了,所以隻能自己想辦法。借刀殺人。”

說完,眼底閃過一抹冷酷。

陸家的一切現在看來都非常平和,可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其實暗潮湧動,一切都不平靜。

他們家的每一個人都各懷心思。

晚上,陸雪容拿出紮好的小人,不停的拿著針在上麵紮著,一下一下的眼神陰狠至極,而小人上麵寫著“阮舒”兩個字。

陸雪容的針狠狠的紮在小人的身上。

“阮舒!我一定要你死!要你把我所受的屈辱全部還回去。”

翌日,陸母就去約了方玲出來,兩人約在商場逛街。可陸母和方玲兩個人向來就看不慣,一個覺得對方不過是一個小三,等不了大雅之堂,一個覺得陸家現在是陸景盛在掌權,前段時間還聽說陸景盛把他們母女三人趕出去了,現在又住回去了,真是笑話。

可表麵上,兩人笑得好像真的把對方當成了自己的親姐妹。

“陸太太,最近可不怎麼見你啊,之前你在社交圈裡如魚得水,現在倒是不怎麼看到你了。”

陸母知道方玲有意奚落她,強忍著不高興,“裴太太,你說什麼呢?我最近也不怎麼見你。主要是孩子們的事情太多了,我都忙著,根本顧不上社交圈。你說我們這麼大年紀了,肯定是活孩子,孩子過得好,我們就過得好,孩子不好,我們也不好,是不是?”

說完,一雙眼睛落在了方玲的身上,有意提點她。

方玲瞥了一眼陸母,就知道這個女人突然來找自己不是那麼容易的,肯定是有什麼事情,果不其然,現在要開始講了。

“孩子們?我覺得陸太太還是不要過於參與孩子們之間的感情,就讓他們自由發展吧,否則以後選錯了還要怪我們。”

陸太太瞥了一眼方玲,覺得這個女人真是做作。

事情不到自己頭上,她永遠察覺不到事態的嚴重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