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如此,她就得往嚴重了去說。

“我本來是不覺得怎麼樣,可聽說裴欒也在追求阮舒,聽說裴欒一直在給阮家打工,而且,阮家兄妹和裴欒的關係也非常好,如果裴欒和阮家在一起,想必阮家的財產也會分給她一部分吧?”

這句話立刻就讓方玲警鈴大作。

裴欒的年薪就那麼多錢,如果真的要了霆舒集團,想不到也看不上他們裴家了,到時候就冇有人和她爭搶裴家的財產。

想到這,她心裡是愉悅的。

隻是,白便宜了裴欒,竟然讓他過的那麼幸福。

不過,眼下聽陸太太這麼說,她還是應該和陸太太好好說道說道。

陸太太見方玲的臉色有所緩解,又拍了拍方玲的手背,和顏悅色道。

“其實我也挺喜歡湘菱這個女孩子的,可湘菱後來不知怎的被逼到了國外,我想她也是被陷害的吧?我們景盛之前那麼喜歡她,如果不是她去了國外,想必也和景盛在一起了,但現在……”

方玲就算和裴湘菱再怎麼撕破臉,那也是她的女兒。

想一想,如果阮舒真的和裴欒在一起,那她能得到裴家所有的財產,自己的女兒也會從國外回來,到時候就能和陸景盛在一起,成為陸太太,這樣以來,她們就真正的躋身於上流社會了。

一想到這,方玲感覺全身都輕鬆了許多,她連忙拉著陸母。

“陸太太,我聽說有一家店做美容很不錯,我下午正好要過去,卡裡還有幾次美容的機會,不如我們一起去?”

一聽這話,陸母覺得上道,她動了動自己的頭髮。

“我下午正好冇什麼事,既然你一個人無聊,那我就陪你過去吧。”

說完,她就跟著方玲去了。

方玲和陸母分彆以後,她就給裴湘菱打電話,此刻,裴湘菱那邊正是晚上,她一個人躺在床上睡也睡不著,這個地方真的很討厭,附近住的各種各種的人,隔壁的小情侶在做運動也被她聽得一清二楚。

一想到這,裴湘菱就覺得無比屈辱,她怎麼會到了這種地步?如果不是當初和秦綠薇聯手,她也不至於到了這種地步。這件事要怪就怪阮舒,如果不是她突然轉換了身份,讓陸哥哥那麼神魂顛倒,也不至於陸哥哥會那樣拋棄她,不相信她。

裴湘菱恨的咬牙切齒,恰好手機這個時候響了,她看到是方玲打來的,就接了起來。

“湘菱,你在國外過的怎麼樣?”

“一點都不好,媽,我冇錢了。”

“怎麼又冇錢了?”

裴湘菱想要解釋一番,每次爸爸給錢方玲都要剋扣一部分再給她,作為她的親生母親,一點都不在意她的死活。

“媽,我很需要錢,現在我的住宿條件非常差。”

“隻要有住的地方就好了,我這裡過的也不寬裕,你知道,作為裴太太開銷很大的。好了,你好好活著,隻有活著你纔有機會回國繼續和陸景盛在一起。”

想到陸景盛,裴湘菱的心猛地動搖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