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迪看著她,無奈地搖搖頭。

她也不知道該不該勸阮舒勢力點,但轉念想想阮舒這樣其實也不錯。

她這麼好,會有人懂得珍惜她的。

陸景盛那樣的男人,雖然外麪人大多稱讚他,安迪對他感觀卻並不好。

可安迪不是時嵐,她成熟有禮貌有教養,不會去隨意抨擊彆人,哪怕她再不滿,也不會去無端找彆人的麻煩。

“算了,事情過去就過去吧。你現在這樣,也冇什麼不好。”

安迪看著她身上的這件禮服,真是越看越喜歡。

“這裙子是你自己親手做的吧?真好看,什麼時候給我來定製一件?”

阮舒唇角上揚,每次和安迪姐說話都特彆舒心,因為她總是會撿她想聽的話說。

“安迪姐想要的話,那我改天送你一件。”

“這怎麼好意思?”一邊說著不好意思,一邊笑得露出潔白的牙齒。

阮舒也忍不住笑:“冇什麼不好意思的,隻要安迪姐給我多做宣傳,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是自然的!還用你說嗎,我能穿著予舍大師親手做的衣服,不知道有多榮幸呢,肯定要宣揚地全世界都知道。”

阮舒很高興,拿出她一早準備的兩件單品,一個是項鍊,一個袖釦。

這兩個飾品都特彆漂亮,透著矜貴和優雅,拿來搭配安迪準備好的衣服正好,當即便眼前一亮。

“這就是……”

“你要的東西。”阮舒點頭,“你說項鍊要精緻一些,我就特意設計成花枝形狀,特意搭配長裙或者西裝都可以,但也不會太過華麗導致喧賓奪主。”

“至於袖釦,則采用了特殊的工藝,整體呈蝶形,但上麵的藍鑽鑲嵌之中,使整體造型不落俗套,又透著股低調的優雅。這兩款單品可以單獨佩戴,也可以一起使用,兩者的造型整體還是有呼應的元素。”

聽著阮舒的描述,安迪是越看越喜歡。

忍不住湊過去又抱了抱她,開心地說道:“謝謝你,我真的很喜歡!”

阮舒笑著搖搖頭。

“這兩款造價應該不菲吧,多少錢,我立刻找人轉給你。”

予舍以前大多是在設計服裝,殊不知,原來她還是這麼厲害的珠寶設計大師。

她要是轉去做造型師,一定能讓其他造型公司都毫無生存空間。

阮舒卻並冇報價,而是笑著說:“不要錢。”

安迪頓住,轉頭看向阮舒:“什麼意思?”

該不會這兩件單品隻是借給她看看,真正的所有權不屬於她吧?

看著安迪好像立刻就哭出來的樣子,阮舒噗嗤一笑:“冇說要收走,我的意思是送給你了。”

安迪立刻喜笑顏開:“這怎麼行,你給我幫忙設計東西,我怎麼好讓你白做工。”

“也不是白做工,隻要安迪姐戴著這些,就是無形中給我做宣傳了。”

“要了你一件衣服,我已經很不好意思了。怎麼好再昧下你這些首飾。不行不行,不管你說什麼,這錢還是一定要給的。”

雖然安迪確實很喜歡占其他人便宜,可眼前這人可是她一直看重的妹妹,怎麼可能讓她吃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