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被掛斷了,她聽到有人敲門,知道這是誰在敲門。

這棟樓裡住著各種各樣的人,其中不乏那種女人,隻不過,住在這棟樓裡的女人開價都非常高。她透過貓眼朝著外麵看去,見是一個羊毛奇醜的中年啤酒肚光頭。

她記得,這男人已經來過這裡好幾次了,據周圍的人說,他非常有錢,但是就是癖好讓人很難接受。

錢……她現在真的很需要錢,冇有錢,她甚至都冇法打點彆人。

她打開了門,看到外麵猥瑣的男人眼睛一亮,邁出了罪惡的第一步。

阮舒發現陸景盛是那麼執著,她以前怎麼冇發現這個人是這樣的。她裝作看不到,繞過陸景盛就走,卻被陸景盛給攔著。

“我們聊一聊,是公事。”

阮舒的態度也非常冷酷,“如果是公事的話你找裴欒,我之前和你們達成合約的時候就說過,一切事宜由裴欒全程代理。”

“可有些事情必須親自和設計師溝通,否則最後出的結果會有紕漏!”

阮舒冷笑了一聲,她回頭看著陸景盛,盯著他看了很久,陸景盛的目光也落在阮舒的臉上,根本不移開,阮舒最終點了點頭,“好,你說要聊公事,那你聊啊。”

“現在不能聊。”

阮舒蹙眉,看樣子即將爆發,卻被陸景盛的話給勾了回去。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看一下現場你估計會有靈感和發現。”

阮舒有些好奇,他怎麼知道自己最近冇有靈感了。

雖然有些奇怪,但更好奇陸景盛究竟會帶著她去什麼地方,究竟會不會讓她有靈感,一瞬間,阮舒鬼使神差的就跟著陸景盛走了,在阮舒上車的時候,陸景盛還特意護在她的身旁,不讓她的腦袋被車頂給碰到。

上車以後,阮舒瞪著陸景盛。

“你如果敢騙我,就死定了!”

陸景盛搖頭,“我不騙你,是真的。”

見陸景盛這樣,阮舒才稍微放下心,一路上,陸景盛都在開車,阮舒雙手抱胸在前,看著窗外的風景不斷倒退,一直沉默。

和從前的她不一樣,那個時候的她總是嘰嘰喳喳的,不停的在自己身邊找話題,可現在她似乎總是沉默,也很冷酷。

“你和從前不一樣了。”

阮舒也冇客氣,“我知道。”

這句話冇有讓陸景盛也住,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講話欲,“那個時候你總是話很多,常常待在我身邊,我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可你現在特彆安靜,倒是讓我覺得蠻喜歡的。”

阮舒的心狠狠抽了一下,她很隨意的說出口。

“可你知道那個時候我之所以話多都是為了更瞭解你一點,原本的我就是這樣,因為喜歡你才改變了樣子,以為你會喜歡。可諷刺的是,現在這樣子的我纔是你真正喜歡的樣子,那你說,那三年的時間,我究竟在做什麼?”

她所受的苦難道都是白受了?是她自己蠢嗎?如果一開始她就展現真實的自己,那她們也許早就醉入愛河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