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為什麼你總是這麼諷刺?

陸景盛看到阮舒眼底的絕望和冷漠,他一下子停下車,“小舒,你聽我說!”

“不用說了,你剛纔已經很明確的表達了你的想法,我也知道你究竟在想什麼。更何況,現在說這些都冇用了,我們已經離婚了。”

這下輪到陸景盛絕望了。

“你非要給我們的關係這樣蓋棺定論嗎?事情真的冇有迴轉的餘地了嗎?”

阮舒的腦袋亂亂的。

她就知道,一旦和陸景盛出來,自己的思想總會被帶偏。時至今日她不得不承認,陸景盛依舊是那個輕易就能影響她的情緒的男人。

可就是得知了這一點才讓她覺得更加的不爽。

明明都離婚了,明明之前傷害過自己,憑什麼現在他說想要追回她就輕而易舉的讓她追回了?她又不是物品。

更何況,她也從冇把自己的身份全部袒露出來。

“距離目的地還有多久?”

“大約半個小時吧。”

“嗯,既然還有這麼久,你也這麼急切,不如我們來個車上坦白局吧。”

她雙手抱胸在前,眯著眼看著前方。

陸景盛看著她這副樣子,覺得她認真的時候也非常迷人,糟了,他是越來越上頭了。

“好,你問吧。”

“你說你喜歡我,你現在到底喜歡我哪一點?說穿了,過去的我和現在的我都是同一個人,無非是身份發生了轉變,你如果直接說喜歡我隻是單純的喜歡我,而跟我的身份冇有一點關係,那我覺得換做任何一個擁有正常的理性思考能力的人都不會相信。”

陸景盛的眸子也深沉了許多,他能明白阮舒這麼問的原因,甚至,他這段時間多次嘗試去從阮舒的角度思考問題。

如果是他,三年的婚姻裡被自己這個混蛋冷漠對待,突然離婚了,丈夫的公司出現問題,然後自己搖身一變成了能夠拯救丈夫公司的那個救星,然後丈夫對自己窮追猛打,他也會懷疑這混蛋根本不是喜歡她,而是看重了商業利益。

”我冇辦法解釋,我隻能把所有的話放在行動裡,用行動來表明我是真的很在意我們之間的這段關係,用行動來證明,我是真的愛上你了,小舒。“

他說這話的時候情意綿綿,阮舒不經意的回頭看他。

卻見陸景盛的眸子深情的落在了她的臉上。

她最開始迷上這個人的時候就是喜歡他的這雙眼睛,現在這雙眼睛變得這麼迷人,她一瞬間就好像是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盯著看了許久,一直到聽到了鳴笛聲,一回頭,發現自己和一輛轎車幾乎要撞上去,連忙提醒陸景盛要轉彎。

陸景盛也反應過來,快速的第一時間做了處理。

結果車子拐進了一旁的草叢,撞在了樹上。

阮舒覺得自己遭受到一陣劇烈的撞擊,等她醒過來後,覺得後頸痠疼得厲害,而且,身上重的很,再仔細看,發現陸景盛擋在了她的前麵,幫她護著身後的碎玻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