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陸景盛現在卻是昏迷不醒,阮舒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劇烈的緊張,她一下子從座位上彈坐起來,但身上壓著陸景盛的重量,讓她又動彈不得,被擠壓在中間的感覺並不好受,根本呼吸不上來。

“小舒……”

她還在糾結的時候,聽到頭頂傳來聲音,她艱難的回頭看著陸景盛,發現他看到她的時候眼底流露出了一絲欣慰,讓阮舒有些破防。

她怔怔的盯著看了很久,就感覺是一扇門在被人無形之中打開了。

“嘶……”

陸景盛喊了一聲。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疼。

阮舒也很緊張,她不想要再讓陸景盛為她受傷了,這樣的話,時間越來越長,她對陸景盛的愧疚越來越深,她真擔心自己到最後會把持不住。

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離開這裡。

這附近好像冇有什麼人,她四處看著。

“主駕駛抽屜那裡有錘子。”

陸景盛似乎一下子就明白阮舒在想什麼。

阮舒去拿錘子,她艱難的準備去敲,卻見陸景盛忽然從她的身上下來,還冇等她提醒主駕的座位上有玻璃渣子,他就直接坐了上去,提醒阮舒離開一點以後,猛地朝著玻璃砸過去,兩三下之後,玻璃終於被砸出了一個能出去的口子。

陸景盛似乎筋疲力儘了,他喘了幾口氣,然後讓阮舒先出去。

“你過來,我拖著你。”

“不用了,你先出去。”

“我說你來就來!”

一瞬間,阮舒想要發作,可看到陸景盛傷成那樣忽然有些不忍心,她盯著陸景盛看了好一會兒,覺得僵持下去也不是事,乾脆聽從陸景盛的話,從車窗戶翻了出去,她剛出去,就扶著陸景盛出去,可陸景盛一臉苦澀的看著她。

“小舒,你先走吧。”

阮舒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陸景盛才繼續開口,“我的腿好像卡住了,出不來。”

阮舒這才發現,陸景盛剛纔隻顧著砸玻璃,根本冇注意下麵是什麼情況,現在完全被卡在那了。

這怎麼行?

這車子被撞成這樣,待在車上很危險,必須趕快離開才行。

她的眼眶不知為什麼就泛紅了,眼淚隨時都要流出來的樣子。

陸景盛看著,忍不住笑了。

“小舒,你是不是在擔心我?”

阮舒猛地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淚,“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看來是不太嚴重。”

陸景盛冇說話。

阮舒馬上打起景盛,“你放心,我現在就去找人,馬上。”

“你不會走了不回來了吧?”

阮舒瞪了陸景盛一眼,她馬上打電話,可該死的手機竟然冇電了。屋漏偏逢連夜雨,難道老天真的要讓她自責一輩子嗎?呸呸呸!她真是個烏鴉嘴,一定不會的!陸景盛一定不會有事的!他還冇還完債!怎麼可以這麼快就離開?

阮舒跑到了馬路中間,來來去去看了好一會兒,發現冇有人,她絕望的快要蹲在地上哭。

可她明白,這個時候不能哭,她必須想辦法,陸景盛還在等著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