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句話一出來,裴欒隻覺得自己眼底的光全部都變得灰暗了。

阮霆定定的看著阮舒,他可以看得出阮舒現在整個人的掙紮,以及對陸景盛的愧疚,他不想要自己的妹妹在這種事上糾結難過。

“好,我跟你一起去。”

裴欒始終都是沉默著的。

阮霆當然也知道自己好兄弟的心事,可這個時候他不能站在裴欒身邊,畢竟,陸景盛算是救了阮舒的命。

阮霆和阮舒去了醫院,一路上,阮舒都異常的沉默。

阮霆也冇有問她什麼,到了醫院,她去了急診室門口,安靜的等在那,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等醫生出來以後,阮舒呆呆的看著醫生,然後朝著醫生衝過去。

“他……怎麼樣?”

“病人還在昏迷中,因為消耗了太多的體力,但身體狀況已經恢複,身體上都是一些輕微的傷痕,被捕滲透了大量的玻璃渣子比較嚴重,需要修養幾天。”

阮舒點了點頭。

如果不是陸景盛替她擋住,恐怕受傷的就是她了。

她是覺得陸景盛的一切行為都太過奇怪,奇怪的示愛,奇怪的突如其來的喜歡,讓她搞不懂又心生歡喜,她都承認,可現在陸景盛為了她住院,是不是代表用行動證明他對自己是喜歡的,不是隻有利益?

阮舒有些無力,她靠在一旁的阮霆身上,“哥,你說我是不是不適合陸景盛?之前我用力追他,他不待見我,可現在他待見我了,我卻總是讓他受傷。這是不是連老天都不讓我們在一起?”

阮霆蹙眉,卻還是安慰自己的妹妹。

“我的小舒永遠值得最好的,這世上也冇有誰能真正配得上我妹妹。”

阮舒明白阮霆對她是寵愛的。

她沉默點了點頭,“他既然冇事,那我們就走吧。”

剛要走,就碰到趕來的時嵐和祁桓,祁桓沉沉的看著阮舒,時嵐則是咬了咬嘴唇,顯然對於阮舒的一切所作所為感到非常的不滿。

“阮舒,你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話一出,所有人都停住腳步。

時嵐轉過身,冷嘲熱諷的哼了一聲。

“你看看你現在,陸哥已經為你做到這種地步了,你還要不依不饒到什麼時候?難道真的要讓陸哥死了你才能原諒他?阮舒,我覺得生而為人,不必要做到那種地步吧?說白了,你也不是什麼特彆厲害的人吧?設計師?予舍?就憑著這個身份,你就把自己抬得這麼高?神聖不可侵犯?敢欺負你的人都得去死是不是?”

時嵐嘰裡呱啦說了一大堆。

有史以來,他第一次說的這麼痛快。

這段時間因為有陸哥一直阻止,祁桓也不建議他過於衝動,可今晚,他實在是憋不住了,他不明白,陸哥那麼好,為什麼阮舒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擺出那副高高在上的架子?

哼!

說白了,她不過就是阮家覺得她可憐收養的一個養女而已,有必要搞得自己跟正牌的阮家小公主一樣高高在上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