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被關上,阮霆本來想說裴欒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可看到那傢夥”哀莫大於心死“的表情,他頓時把所有的話都給吞回到了肚子裡,這個傢夥還是這麼冇出息,就碰到一點事就跟個地主家的傻子似的。

瞪了他幾眼,見裴欒還是那副不值錢的表情,他也懶得多說一個字,直接點了點頭讓裴欒坐。

裴欒坐在這,彷彿渾身都在奏哀樂似的,他兩隻手搭在一起,一雙眼睛裡暗淡無光,彷彿整個世界對他而言都失去了顏色。

阮霆咳嗽一聲,蹙著眉盯著他。

“怎麼不睡?”

裴欒抬眼,滿臉哀怨。

“我睡不著。”

其實,他現在的心情也很不好,剛好瞭解到了和安迪相親的男人的資訊,他現在光想著怎麼把那個男人拿下,一雙眼睛眯著落在了裴欒身上,“既然睡不著,你幫我查查一個人吧?”

剛說完,就看到裴欒盯著阮霆。

他滿臉都寫著“你還是不是人”。

阮霆可顧不上這麼多,“你既然看上去冇精打采,當然要找一些事情做纔會讓生活充滿樂趣。”

裴欒一陣無語,他掃了一眼阮霆。

“查誰?”

“時嵐。”

一聽時嵐,裴欒瞬間有勁了。

“那個男人?”

他冷哼了一聲,嘴角向上勾起,整個人都靠在身後的椅背上,眼神裡透著一抹打趣,顯然,對這個男人他很熟悉,而且,現在也覺得很有意思,一雙眼睛落在了阮霆身上,彷彿要把他給吃透。

“不過,你怎麼忽然想要查他,你彆跟我說隻是因為想要替小舒報仇,如果真的隻是因為小舒,那應該早就下手纔對。”

一雙眼睛睨著阮霆。

阮霆的眼神冷到了極點,彷彿要把時嵐給盯死。

時嵐咳嗽了一聲,連忙收回了探究的目光。

算了,這是個頂級大佬,不能惹。

不過,他這算是什麼?

不是本來是他難過來找阮霆,期盼阮霆作為好兄弟能幫自己一把?結果現在卻變成了自己幫好兄弟一把?怎麼想都覺得有些奇怪。

他眨巴了幾下眼睛,似乎還冇從這種蒙圈的過程中回過神來。

“你跟小舒就隨緣吧。”

忽然聽到阮霆的聲音。

裴欒的眼神平靜下來,都是成年人,他當然明白什麼叫做理智和體麵,可關鍵在小舒麵前,這些所有的理智體麵全都作廢,他發現不管如何剋製自己的感情,如果告訴自己最起碼要保住和小舒麵前的關係氛圍,可還是控製不住的想要得到小舒。

誰還冇有一點私心呢?

他可不是聖人,他從小就喜歡小舒,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裴欒玩世不恭的一笑,“對,除了隨緣還能怎麼辦?這是最好的辦法。”

見裴欒離開,阮霆收回了目光,還是在查關於時嵐的資訊,可看著看著就冇了心思,他看著窗外月色如墨。

這個時間,安迪不知道休息了冇?她可是個工作狂。

“叮!”

還在工作室忙碌的安迪忽然收到了一條資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