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打開一看,見上麵寫著一句話。

“不要熬夜,對身體不好。”

這突如其來的關心讓安迪嚇了一大跳,她盯著手機看了好一會兒,確定這是阮霆發來的。拿起手機編輯了好幾次,最終還是決定什麼都不發。

阮霆等了半天都冇等來回覆,他盯著手機,漸漸變得煩躁。

阮霆出去的時候,臉色很難看,恰好碰到坐在吧檯喝酒的裴欒,他下樓,直接拿起一瓶酒就喝。

裴欒看著他一飲而儘,稍微有些詫異。

“你不是不喝酒?”

阮霆繼續喝酒,橫了他一眼,“我不酗酒,不代表滴酒不沾。”

裴欒怔愣的朝著阮霆看了一眼,不自覺的豎起一個大拇指,“牛!你最牛!”

阮霆冷哼了一聲,不說話,兩人有默契的碰著酒杯,一杯接一杯,最後裴欒喝得醉倒了,阮霆還是麵色不改的繼續喝酒。

阮舒半夜聽到樓下有動靜,她下樓發現吧檯邊躺著一個人,坐著一個人,空氣裡瀰漫著一股濃濃的酒氣。

阮舒很快到了兩人麵前,直接搶過了阮霆手裡的酒杯,她拿著聞了一下,馬上就拿遠了,一臉嫌棄的看著兩人。

“你們兩個這是乾什麼?把家裡當成酒吧了啊?”

“小舒,小舒,我喜歡你!”

就在阮舒生氣的時候,裴欒的聲音忽然出現在空中,他的雙手來回在空氣裡搖擺著,看上去難受到了極點。

一時之間,兩人都有些無言。

阮舒二話不說,打算攙扶著裴欒上樓,卻被阮霆提前給上手了,阮霆的眼神有些冷。

“你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去拖他?”

說完,他提溜著裴欒的後頸就上樓了。

看著裴欒好像是一塊拖布似的被人給拖走了,阮舒歎了一口氣,心情著實有些複雜。

真是罪孽啊,她為什麼這麼有魅力?讓人這麼喜歡?

算了,還是回房間吧。

隻是心裡也很不舒服,一邊覺得對裴欒愧疚,一邊在想陸景盛什麼時候會醒過來,她要不要給陸景盛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呢?可陸景盛現在喝時嵐他們在一起,如果她打電話的話,祁桓還好,誰知道時嵐又會陰陽怪氣什麼話?

但這些都是小事,她乾什麼要在意?

一想到陸景盛救她的命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在意這些就太小氣了,連忙打電話給了陸景盛。

陸景盛現在還在昏迷。

陸母畢竟年紀大了,身體不舒服,如果是以前,陸雪容絕對不會攬這種又苦又累的活來做,可現在,她必須在陸景盛的麵前博得好感,她恨極了阮舒,一定要想辦法置那個賤人於死地。

既然如此,那她就要想儘辦法活躍在陸景盛的身旁。

好在上帝是不虧待她的,她剛來到這裡,就給了她機會。

看著陸景盛的來電顯示,是小舒,她冷笑了一聲,接起了電話,說話的時候嗲聲嗲氣的,讓人聽了後背都豎起汗毛來。

“喂,您好,請問是找陸哥哥嗎?”

阮舒聽到是一名女生,馬上愣了一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