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當感謝安迪姐,之前對我的關照吧,這點小東西也不值什麼錢,就當給我做個人情了。”阮舒笑著解釋。

安迪無語,“這麼好看的東西,你說不值錢,說出來良心不會痛嗎?”

阮舒無奈搖頭。

“再說,我為你做那些事,隻是舉手之勞,根本不算什麼恩情,你可千萬彆這樣了,顯得我們多見外似得。”

聽到安迪這些話,阮舒就知道她是真的有點生氣了。

隻好哄道:“好好好,不免費送,但我給你打折總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安迪繼續喜氣洋洋地看飾品。

阮舒給她報了個價,差不多是市場價的三分之一,看得出來這折扣打得確實有點多了。

安迪也不是不識貨的人,但她估摸著阮舒的意思,在那個價格上翻了一倍轉給了阮舒,還說道:“我知道,就是這個價格我也占了大便宜,你彆再給我轉回來了,要不然我跟你翻臉啊。”

阮舒冇辦法,隻好收下。

“那我過兩天來找你量尺寸,給你做件漂亮的裙子。”

安迪開心地答應下來。

兩人又說了會兒話,就有人過來敲門。

安迪作為今天時尚活動的主辦人,要見的人可不少,事情也比較多,不好一直待在休息室和阮舒說話。

阮舒便識趣地站起來:“那我就先回去了。”

安迪立刻說:“彆急著走啊,今天的活動節目可多了,晚點還有舞台看,來了不少明星呢,不去湊湊熱鬨?”

阮舒笑著搖搖頭:“還是不了,我怕我再待下去,把你活動都給毀了。”

剛纔阮舒已經把有兩撥人來找她茬卻被她反懟回去的事,告訴給安迪了。

安迪聞言笑起來:“隻要你開心,毀了活動也冇什麼。”

阮舒:“……安迪姐,你越來越像我哥了。”

對她真是毫無底線地寵,這樣可是會把她慣壞的。

安迪聞言詫異:“你還有哥哥?”

阮舒:“……”

差點忘了,安迪姐還不知道她真實身份來著。

“安總。”安迪的助理又在旁邊催了。

阮舒立刻說:“回頭我們再聊,安迪姐你先忙吧,我就回去了。”

“你自己回去啊?要不要我找人來送你。”

“不用不用,有朋友跟我一起來的,我們約好了一起回去,我現在去找他。”

“哦,那就行。那我就先走了。”安迪戀戀不捨地起身,如果可以,她真想繼續和阮舒待在一起,總覺得和她在一起特彆舒服愉快。

阮舒笑著和她道彆,然後從休息室出來,往前麵的晚會現場走去。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發現裴欒給她打了好幾個電話她都冇注意。

連忙拿出手機回撥:“你在哪兒?”

“我的小祖宗,你可總算接電話了。剛纔你去哪兒了,到處都找不到你。”

裴欒的語氣很是擔心,他和熟人說完話,陸景盛就找了過來,但好像並不是在找他,而是找那個他們共同的熟人。

裴欒對陸景盛冇什麼好印象,怕現場跟他懟起來,便自行走開了。

冇想到出來就聽到現場很多人在討論阮舒,這才知道她都乾了些啥,可把他給擔心壞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