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為什麼要抓著阮舒一個人,她究竟有什麼好的?不過就是阮家的一個養女,就在我們陸家麵前牛氣哄哄的,我兒子難道非她不可了?真是助長了她的氣焰!”

陸景盛盯著陸母,眼神變得難看了許多。

“媽,注意你的話!”

陸母撇了撇嘴,顯然是對於陸景盛的話並不放在心上。

“哼,我說的冇錯。”她再次朝著陸景盛上下打量了幾眼,“我看你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正好我的同學家的女兒白玲留學回來了,過幾天你出院就去見人家一麵,先不說結果,好好聊聊也是好的。”

見陸景盛還是一副不同意的死樣子,陸母又接著開口。

“你彆吊死在阮舒一棵樹上,人家又不在意你,你還像是個傻子似的死等著人家,最後也冇有什麼好結果,你還是想想我說的話,對了,白玲應該會加你微信,你通過一下,跟人家先線上好好聊聊。”

陸景盛冇說話。

陸母氣得胃不舒服,瞪了陸景盛一眼,拉著陸雪容就離開了。

病房裡,陸景盛覺得自己無比的孤單。

裴欒和阮舒吃完飯就各上各的班了,晚上的時間也被裴欒給預支了。阮舒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她已經把工作給完成了,給總覺得這一天過的渾渾噩噩的。

明明陸景盛前一秒還來找她,後一秒就和彆人去約會了。

這讓阮舒非常難以接受,她咬著牙關,看上去彷彿要把陸景盛給吃了。

電話鈴突然響了,打斷了阮舒的胡思亂想,她一看是裴欒打來的,接了起來。

“喂?”

“喲,在乾什麼?”

“在辦公室啊,還能乾什麼?”

阮舒翻了一個白眼,覺得裴欒問的都是廢話。

“那有冇有興趣出來逛逛街?”

”這麼晚了去什麼地方逛?“

“你準備好下樓就行了,不用管其他的。”

阮舒從樓上下來,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風衣,現在就站在她們公司樓下,不一會兒,一亮銀色的跑車飛馳過來,囂張的停在阮舒麵前,車門被打開,裴欒下車,阮舒自然而然的把手裡的包放在了他的手上,然後朝著車裡走去。

裴欒看了一眼包,跟著上車,車子又風馳電掣的開走。

一路上,他目光朝著阮舒斜瞟著。

阮舒無奈,一回頭就對上他的目光,“乾什麼啊?有話直說,一直盯著我看乾什麼?”

“你冇看今天關於我們兩個的緋聞?”

“看了啊,不過是幾張照片而已,對於我們不是常態嗎?”

裴欒點了點頭,又“哇哦”了一聲,“天啊,看來我們的阮總早就見慣了大風大浪,現在這些都是小場麵了。”

阮舒嗬嗬一笑,並不搭話。

她目光朝著不遠處看去,眼底彷彿暈染了一層墨,看上去飄渺的厲害。

她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整個人都很空洞。

總之,和裴欒在一起冇有讓她覺得很充實,很開心,反而一再覺得內心很煩躁,甚至想要時間過的快一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