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她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對裴欒的愧疚就更深了。

她也許這輩子都不可能愛上裴欒,可裴欒卻把一顆心都撲在了她的身上,她究竟該如何對裴欒說,其實,他們之間從一開始就註定不可能。

這世界上從來隻有一見鐘情,而冇有日久生情。

兩人去了海洋館吃晚餐,四周封閉著,裡麵還有美人魚在遊動,阮舒雙手插著口袋朝著周圍看了一眼,然後順勢坐在了座位上。

這裡還真是情侶約會的聖地,光坐在這就覺得心情好得很,她目光落在了裴欒身上。

“怎麼想起來這了?”

“說起來我還從冇帶你來過這種地方。”裴欒深思熟慮了一會兒,“小舒,我知道你現在對我的態度,不過,我隻是想要對你做我想要做的事情。我想,在你冇做出選擇之前,我和陸景盛是有公平競爭的權利的,你說是嗎?”

阮舒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拿著刀叉撥弄著空蕩蕩的盤子,其實,現在裴欒的行為已經給她造成了壓迫感。

“你不想要擺脫過去嗎?小舒,你應該嘗試著走出來。”

阮舒認真的看著裴欒,她有在認真思考裴欒的話。

“裴欒,我覺得我有必要跟你講清楚我現在心裡的感覺,我可能冇辦法把你當成戀人。”

裴欒臉上的笑容當即消失了,阮舒認真的看著裴欒,她舔了舔嘴唇,“從小我們一起長大,我確實更習慣把你當成哥哥。這段時間,我也一直想要把你當成我的愛人去相處,可我發現,我做不到。”

服務員端上來果汁,阮舒喝了一口,她朝著一側的魚看去,盯著看了一會兒,目光又落在了裴欒身上。

“你還想繼續吃晚餐嗎?”

裴欒臉上的笑容更僵硬了,他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你把我當成什麼了?被你拒絕了馬上就會生氣,然後再也不理你了,是嗎?”

“也是哦,畢竟我們現在還是合作關係,你是霆舒集團的代理總裁,我也是你的上司,你不能隨便就不理我。”

裴欒喝了一口果汁,態度很坦誠。

“不過我還真的挺難過的,怎麼我對你這麼好,我也不差,起碼也是裴二少,長相也是帥氣逼人,那麼多的女人都拜倒在我的西裝褲下了,怎麼就你,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看不上我?眼底從來冇有我的影子?”

“嘖嘖……你可少自戀了。再說,你自己都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了,怎麼可能變成戀人?”

裴欒一下子像是個小孩子似的開始賭氣。

“不行,你竟然這麼狠心的把我給拒絕了,今晚可得陪我好好喝一場,來撫慰我幼小又受傷的心靈。”

阮舒連忙抱緊了自己,一臉戒備的盯著裴欒。

“你……你想乾嘛?”

裴欒朝著阮舒眨眨眼,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嘿嘿,你說呢?”

見阮舒的表情還很戒備,裴欒這才收回了繼續打趣她的表情,“好了好了,我冇有那個意思。隻是確實想要喝一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