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裴欒嘴角很是勉強的笑容,阮舒心中也有些不好受。

“好!今天晚上我就捨命陪君子了,你想喝多少,我就陪你喝多少!”

裴欒眼底的鬱氣略微慢了一些,伸手揉了揉阮舒的腦袋。

“那今天晚上就拜托阮大小姐了!”

如果放在平常,阮舒早就將裴欒放在自己腦袋上的手給拽下來了。

但是裴欒今天的狀態,讓阮舒無法再做出這樣的舉動來了。

兩人隨即便到了夜色酒吧。

站在吧檯上的經理看到阮舒和裴欒,眼底驟然閃過一抹精光,像是看到了兩個財神爺一般。

“裴少爺,阮小姐,二位來之前怎麼也不打聲招呼呢,我立刻就讓人安排包廂!”

雖然說裴欒在阮舒的麵前已經被拒絕過多次了,但是今天這一次卻讓裴欒能夠感受到阮舒的決心。

所以,如今的裴欒也隻能在阮舒的麵前,還保持勉強的微笑,但是在外人麵前,卻已經收回了往常的笑容了。

而經理也立刻感受到了裴欒周身所散發的不悅的氣息,臉上的表情更是緊張了。

“不用了!我們兩個一會兒隨便找個位置坐下來就行!”

一旁的阮舒開口說道。

看到裴欒臉上並冇有什麼不讚同的神色,經理這才點了點頭。

裴欒也算得上是這家酒吧的常客了,所以有不少人跟裴欒也算得上是點頭之交。

不過很多人看到裴欒今晚的臉色,原本想要打招呼的動作還是收了回去。

畢竟隻要長了眼睛的人都能看的出來,裴欒今天的心情似乎並不是很好。

兩個人坐的地方麵前正是喧鬨的舞台。

舞台上肆意舞動四肢的年輕男女們,讓人能夠感受到蓬勃的生氣。

裴欒靠坐在沙發上,拿起麵前的杯子,一口接著一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

就在裴欒準備拿下一杯酒的時候,阮舒伸手攔住了裴欒的胳膊。

“不是說了,讓我今天晚上陪你醉一場嗎?既然如此,你怎麼能一個人喝酒不叫我呢?”

阮舒晃晃自己手中的酒杯,仰頭便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

辛辣的液體順著喉嚨流向了胃裡,阮舒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

雖然已經知道了自己跟阮舒冇有在一起的可能性了,但是裴欒內心對於阮舒的關心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來。

裴欒伸手將阮舒手中的酒杯奪了下來,放在了麵前的桌子上。

“好了!我隻是說說而已,你怎麼還當真了?要是真把你給灌醉了,你哥哥恐怕是不會輕易饒了我的!”

漫不經心的笑容,重新回到了裴欒的臉上。

但是,這一次,阮舒卻並冇有被這麼輕易的矇騙過去。

阮舒很是強硬的將酒杯重新放在了自己的麵前,又再次的倒了一杯酒。

“說到做到!你可彆想拿我哥出來當擋箭牌!今天晚上我們就不醉不歸!”

看著阮舒眉眼間洋溢的張揚,裴欒突然覺得自己這樣的假裝變得毫無意義!

“好!今天晚上我們不醉不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