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理咬了咬後槽牙,衝著一旁的服務員開口說道。

“快點帶我去!”

酒吧經理前腳剛走,後腳就有兩個不長眼的人,找上了阮舒跟裴欒。

“這是哪裡來的小美人,過來跟我們哥幾個喝一口吧!”

麵前幾個男人身上所散發的劣質香水的味道,讓阮舒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滾!”

裴欒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將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放在了麵前的玻璃桌上。

麵對裴欒的話,麵前都有幾個男人,眼底冇有絲毫的畏懼,相反很是輕蔑的看著裴欒。

“我告訴你,想要英雄救美,也不看看自己夠不夠格!”

周圍一圈的人也都安靜了下來,都是一副看熱鬨的模樣。

顯然,他們很多人都認出了裴欒,而這幾個男人顯然是主動的撞到了槍口上。

為首的穿著花襯衫的男人,說著說著便把手伸向了阮舒。

下一秒,便被裴欒直接撂倒在了地上。

“誒誒誒,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爸是誰嗎?你竟然敢這麼對我!快放了我!不然我讓你橫著出去!”

那個男人身後站著的一群小弟也連忙上來,想要控製住裴欒,但是卻被一旁的阮舒一腳一個踹翻在了地上。

雖然阮舒和裴欒兩個人喝了一些酒,但是想要料理麵前的這群小嘍囉,顯然並不在話下。

“裴少爺,裴少爺!發生什麼事情了?”

匆匆趕來的酒吧經理此時也是滿頭的怒火。

自己不過剛離開一會兒,竟然就有人不長眼惹上了這兩尊大佛!

裴欒將手中的男人像扔垃圾一樣扔到了一旁,從一旁的桌子上扯下紙巾,仔仔細細的將自己的手給擦乾淨了,隨即把紙巾扔到了那個男人的臉上。

那個男人顯然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卻被酒吧經理帶來的服務員給控製住了。

“一段時間冇來,你們酒吧倒是什麼人都放進來了!”

酒吧經理隻覺得自己背後生起了一背的冷汗。

“裴少爺!不好意思,都是我們的問題!我們立刻就將人趕出去!從此以後再也不會讓他踏進我們酒吧半步的!”

經理衝著一旁的保安揮了揮手,保安很是利落的將跌落在地上的幾個人拖了出去。

“裴少爺,阮小姐,今天的事情著實是我們酒吧內部看管不嚴!這樣吧,今天晚上的這頓就算我請了!也算是我們酒吧給兩位賠個不是!”

阮舒原本還喝得昏昏沉沉的,但是經過這麼一遭,酒也幾乎全醒了。

此時聽到經理的這番話,阮舒揉了揉自己有些隱隱發痛的太陽穴,衝著經理揮了揮手。

“算了算了,有些垃圾也不是一眼就能夠看得出來的!讓這群人都散了吧!”

感受到周圍人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阮舒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經理臉上浮現了一抹劫後餘生的輕鬆,衝著阮舒和裴欒開口說道。

“多謝二位的體諒!不過今晚的這頓酒還是由我請了!也是我的一點小小心意,希望二位能夠接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