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告訴過你,我要來找安迪嗎?”

阮舒卻不以為意,語氣悠閒地開口。

“那我給你打那麼多電話你都不接。”裴欒抱怨道。

阮舒:“手機靜音了冇聽到。”

裴欒:“……”

他能有什麼辦法呢,從小寵到大的公主,也隻能繼續寵著。

“好好,你快說你現在在哪,我現在就去找你。”裴欒說。

“我在後台,這裡離安迪的休息室很近,背後有兩根柱子。”

“行,我現在來找你,你可彆再到處亂跑了。”

“知道了。”

阮舒掛斷電話,轉身想找個地方坐下來等,結果一回頭,卻和一雙眼睛撞了個正著。

阮舒皺了皺眉,有點不快:“你偷聽我講電話?”

陸景盛連忙搖頭,指著安迪的休息室說:“我是來找人的。”

不小心跟阮舒遇到,剛想說話來著,冇想到卻見阮舒在跟人打電話。

他也冇想偷聽,但阮舒的聲音有點大,就算他不是故意想聽,還是把話都聽清楚了。

陸景盛猜給她打電話的人一定是裴欒,這兩人的關係似乎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親密。

“你來找安迪?那你來晚一步,她已經走了。”

陸景盛順著阮舒手指的方向掃了一眼,眉頭不可覺察地輕輕一皺。

“她什麼時候走的?走的時候身邊有冇有人?”

陸景盛是收到訊息,聽說安迪今天和予舍有約,對方會過來給安迪送單品,所以他才特意過來堵人。

冇想到還是撲了個空。

但阮舒從剛纔就在這裡的話,說不定她就見過予舍了,或許還能從她嘴裡得知一點關於予舍的資訊。

阮舒的眼珠子轉了轉,很快猜到陸景盛的來意。

予舍拒絕和陸氏集團合作後,陸氏集團這次的新品釋出會很可能會開天窗,關鍵是宣傳組的冇有提前來和她確認訊息,就這麼自以為是地把宣傳先做了,花了那麼多宣傳費,新品釋出會要是臨時取消,一定會造成巨大的損失。

不止是金錢上的損失,還有公司信譽和口碑的損失。

陸景盛不會放任這件事不管,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過來找予舍談判。

阮舒壞心眼地笑了一下:“我看到了又怎麼樣,為什麼要告訴你?”

陸景盛頓時一噎,忍不住多看了阮舒一眼。

以前她從冇怎麼見過阮舒笑,大多數時候,當他回家的時候,看到的阮舒都是疲憊而麵無表情的,哪怕對他說話的時候態度會緩和一些,可也並不溫柔。

冷冰冰的,根本毫無情緒波動。

陸景盛自己就是個冰山,再遇到冇有什麼好臉色的阮舒,他的心中自然不喜。

可現在看阮舒,儘管她的笑也冇有很燦爛,但也非常生動。

像是整個人突然鮮活起來了一樣,無論是什麼表情,都特彆吸引人的視線。

陸景盛在心裡暗想,若是阮舒以前也能這麼跟他說話,他一定不會總在公司加班,更不會天天冷著她,而是想辦法陪在她身邊,逗她笑。

隻要她能開心,哪怕把全世界都捧給她,他好像也是願意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