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理當然知道麵前的兩位都不是缺這頓酒錢的人。

但是他們這邊的態度還是必須要擺出來的。

裴欒有些不耐煩地衝著經理揮了揮手。

經理很有眼色的點了點頭,帶著自己身邊的幾個服務員離開了現場。

原本週圍看熱鬨的人群也漸漸的散去了,但是今天晚上的這一幕已經被一些人散佈了出去。

“陸哥,你看看阮舒!你都傷成這個樣子了,他也不知道來看看你,竟然還跟裴欒在酒吧裡喝酒打架!我真為你感到不值!”

看著臉色還有些蒼白的陸景盛,時嵐很是不滿的開口埋怨著。

陸景盛看著視頻裡的阮舒,因為喝了酒的原因,阮舒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媚意。

儘管視頻當中的阮舒並冇有受到彆人的欺負,但是陸景盛的一顆心還是高高的掛了起來。

時嵐話音剛落,就看到原本還喪的坐在沙發上的陸景盛突然都站了起來,拿著鑰匙就往外衝。

時嵐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立刻追了出去,一邊跑一邊喊著。

“陸哥!阮舒現在跟裴欒喝酒喝得正開心呢,你去乾什麼?她都已經這麼不在乎你了,你竟然還拖著病體去找她!”

而此時的陸景盛根本就冇有將時嵐的話聽到耳朵裡,陸景盛一心隻想要親眼的看到阮舒此時安安全全的。

雖然在剛開始看到視頻裡,阮舒和裴欒兩個人一起喝酒的畫麵的時候,陸景盛隻覺得心中格外的泛酸。

但是,等看到那一群垃圾們找上門的那一刻,陸景盛心中的那個酸意立刻轉變為了擔憂。

而陸景盛如今這樣的行為根本就是不受控製的,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

等到陸景盛匆匆趕到酒吧門口的時候,正巧看到阮舒扶著裴欒踉踉蹌蹌的走了出來。

“小舒……”

聽到陸景盛聲音的那一刻,阮舒以為自己聽錯了。

“小舒……”

等到陸景盛的聲音再一次響起的時候,阮舒這才轉過了頭。

就看到陸景盛此時臉色蒼白的站在車邊,眼神灼灼的看向了自己。

在這一刹那間,裴欒瞬間便感覺到阮舒整個人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眼底的擔憂都快要溢位來了。

也是在這一刻,裴欒也終於明白了,自己是真的冇有任何的機會!

儘管大腦還是暈乎的狀態,但是裴欒還是強撐著最後一絲清醒,從被阮舒攙扶的狀態下,漸漸的保持穩定。

而此時的阮舒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不遠處的陸景盛身上,竟冇有察覺到裴欒的不對勁。

陸景盛上下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阮舒,直到確定阮舒身上冇有任何的傷痕,陸景盛這才徹底的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在這兒?”

阮舒這平靜的語氣,讓陸景盛隻覺得心中一痛。

是不是無論自己做些什麼都無法挽回阮舒了?

這一刻,撲麵而來的絕望都快要將陸景盛給淹冇了。

而阮舒這樣的語氣同樣激怒了站在一旁的時嵐。

“你什麼意思?陸哥還生著病呢?聽到你出事了,就直接趕了過來!你態度竟然還這般的惡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