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母一副將所有事情全部都定下來的模樣,讓陸景盛頗為不滿地皺起了眉頭。

“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的事情我自己解決!你們隻需要看好自己就行了!”

對於陸母口中那個白家的女兒,陸景盛冇有任何的興趣。

對於陸景盛的拒絕,陸母並冇有十分的詫異,但是這件事情陸母顯然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的。

“你這次受傷都是因為那個阮舒,而你在醫院裡住了那麼長時間,那個阮舒有來看過你嗎?她明明早已經不在意你了,你又何必非要在她這一棵歪脖子樹上栓死呢!”

每次一提起阮舒,陸母就覺得滿心的怒火。

在陸母看來,阮舒就是一個無兒無女的孤兒而已,如今雖然說被阮家認為了養女,但是誰知道這是不是阮舒私底下做了什麼肮臟齷齪的事情得來的。

一旁的陸雪容也開口幫腔。

“就是啊,大哥!那個女人根本不值得你為他做那麼多的事情,你是不知道,醫生都說了你這次十分的驚險,要不是你運氣好的話,很有可能就真的再也醒不過來了!但是阮舒根本就不領你的情,還跟裴欒廝混在一起!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配進我們陸家的門!”

陸雪容話音剛落,陸景盛就一個巴掌甩了過來。

清脆的巴掌聲,讓整個客廳都瞬間安靜了下來。

陸雪容捂著自己的左臉,眼中含淚,眼底滿是憤恨。

“你又為了那個女人打我!我可是你的親妹妹呀!那個賤女人整天像隻花蝴蝶一樣在各個男人之間周旋,隻有你們這些不長眼的男人,纔會把這樣的女人當成個寶!”

很顯然,陸雪容是被陸景盛這樣的舉動給徹底的激怒了,以至於理智都喪失了。

眼看著陸景盛眼底的神色冷了下來,陸母連忙伸手將陸雪容拽在了自己的身後。

麵對自己兒子的冷臉,陸母心中也有著畏懼,但是陸母卻還是強撐著表麵的平靜。

“陸景盛!你還當我是你媽嗎?你怎麼能這麼對你自己的妹妹呢?難道說,現在在你看來,你的這些家人都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嘛,你的心裡就隻有阮舒是嗎!”

陸母撒潑般的聲音,讓陸景盛的眉頭皺得愈發的緊了幾分。

對於陸雪容這個妹妹,陸景盛可以做到打她一巴掌,讓她住嘴。

但是這樣的事情顯然是不能對陸母做的。

陸景盛垂在兩側的手緊緊握在一起,眉眼間的戾色都快要溢位來了。

“我再警告你們最後一遍!從今以後不要再讓我從你們口中聽到一句關於小舒的不是!否則……如今這些東西我可以給你們,那麼我就可以收回!”

陸景盛丟完這一句話,便轉身離開,大門被砰的一聲關了起來。

陸母這纔像是泄了氣,一般坐倒在了沙發上。

一旁的陸雪容還在不停的抽泣著,臉頰傳來的熱度讓陸雪容不由的哼哼出聲。

看著自己女兒被打腫了的臉,陸母又是心疼又是生氣。

“不是都跟你說過了嗎,在你哥麵前說話注意一點!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對阮舒那個賤女人的維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