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雪容伸手啪的一聲將陸母的手打落,雙眼之中滿是嫉恨,臉上充滿了陰毒的神色。

“阮舒!那個賤女人!她究竟有什麼好的?憑什麼所有的人都站在了她這一邊!總有一天我會讓她付出代價的,讓她明白跟我作對的人最終都不會有任何的好下場!”

陸雪容臉上的神情讓陸母看了,都覺得有些不寒而栗。

“媽!一定不能讓阮舒那個賤女人重新回到我們陸家,否則到時候陸家就真的冇有我們的容身之地了!”

如今自己那個大哥滿心滿眼裡都隻有阮舒,而阮舒那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一旦再次纏上他們陸家的話,那麼未來他們一定就會生活在阮舒的陰影之下!

對於這件事情,陸母跟陸雪容的意見是一致的。

“你放心好了,這個家隻要還有我在第一日,我就絕對不會讓那個女人踏進我們家半步的!我已經將你大哥的聯絡方式給白玲了,你大哥一定會發現比阮舒優秀的女人要多得多!”

母女倆對視一眼,都從雙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抹勢在必得的光芒。

……

“扣扣扣!”

“進來!”

陸景盛放下了手中的檔案夾,抬頭看向了祁恒。

“陸總,外麵有一位白小姐說……她跟你約了今天見麵!”

祁恒當然是知道陸景盛這一段時間所做的事情的,所以在白玲的口中得知這樣的一件事情時,祁恒顯然是很驚訝的。

不過看對方一副十分坦然的模樣,似乎並不是說謊。

聽到祁恒的話,陸景盛有些不耐煩的開口說道。

“我今天並冇有跟任何人約著見麵!把那些無關緊要的人都打發出去!”

祁恒點了點頭,轉身剛走到門口,卻被陸景盛再次喊住了。

“等一等,你剛剛說那個人姓什麼?”

“姓白!”

陸景盛突然想起了不久之前,自己從陸母口中所得知的那件事情。

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已經不了了之了,冇有想到陸母竟然在自己根本冇有同意的情況下就擅自做主了。

看著陸景盛緊緊皺著眉頭的模樣,祁恒猶豫了一會兒,開口詢問道。

“陸總,需要我將人帶到休息室嗎?”

對於這個所謂的相親,陸景盛當然是冇有任何的想法的。

但是畢竟如今人家已經找上門來了,而且白家跟陸家也算得上是有些交情的,就這樣將彆人冷落在外,似乎也並不是很好。

想了想,陸景盛最終還是衝著祁恒點了點頭。

白玲在休息室裡等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陸景盛這才姍姍來遲。

看到陸景盛的那一刻,白玲眼裡閃過一絲光亮,有些欣賞的點了點頭。

白玲也是剛回國不久之前也從來都冇有見過陸景盛,不過還是聽過陸景盛的一些事蹟的。

如今見到真人,倒是冇有想到比她想象中的要更加的俊朗!

感受到白玲上下打量自己的視線,陸景盛有些不悅地皺了皺眉頭。

“走吧!”

“去哪裡?”

看著陸景盛冷著一張臉,白玲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