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雪容此刻哪還有什麼心情保持淑女的矜持呀,一想到自家大哥,現在就像是鬼迷心竅的,一般整顆心都放在了阮舒的身上,陸雪容就恨不得將阮舒碎屍萬段。

“媽媽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閒心情在這裡喝茶賞花!難道你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女人再次回到我們陸家不成?”

陸雪容伸手從陸母的手中將茶杯搶了過來,重重地放在了麵前的桌子上,桌子上的甜點都被陸雪容這樣粗魯的行為給弄倒在了地上。

陸母皺了皺眉頭,原本想要說些什麼性質的話,但是看到陸雪容此時一副焦躁的模樣,陸母最終還是將自己的話給吞了回去。

“好了好了,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又這一副模樣!不是跟你說過了嗎?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要保持冷靜!”

陸雪容將手機遞到了陸母的麵前,語氣陰狠的說道。

“你看看大哥做的這是什麼事呀?前腳纔剛剛跟白玲姐相過親,後腳就想要徹底的跟彆人劃清界限!這讓人家怎麼想我們呀!再這麼搞下去,豈不是讓我們背後做的這些努力都付諸於東流了嗎!”

看到手機上的那則聲明,陸母臉上的神情也暗了下來。

的確,這次的相親是陸母在背後一手促成的,根本就冇有通知過陸景盛。

但是陸母並不覺得自己這樣的行為有什麼錯誤的地方。

在陸母看來,像白玲那樣一個通透的女孩子,隻要男人見到了,就一定會離不開眼睛。

而陸母也覺得隻有像白玲那樣的女孩子才能夠配得上成為他們陸家的兒媳婦。

可是陸母萬萬冇有想到的是,陸景盛這次的辦事速度竟然這麼的快,前腳剛剛發出的照片,後腳就已經在全網都找不到了。

看著陸母臉上的表情不斷地變化著,陸雪容也在一旁煽風點火。

“媽媽不能再這樣,任由這件事情發展下去了,現在大哥已經為了阮舒,根本就不管我們的死活了,如果等到兩人真的在一起了之後,那麼我們在這個家就再也冇有了容身之地了!而且這樣外人怎麼說我們呀,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女,怎麼能夠成為我的嫂子呢!”

“我現在就去問問你大哥,究竟是怎麼想的!怎麼可以這麼對待一個女孩子呢?”

怒火上頭的陸母此時也忘記了,上次陸景盛給予他們的警告。

在接到陸母電話的時候,陸景盛並冇有感到絲毫的詫異。

畢竟跟白玲見麵的這件事情就是陸母在背後一手促成的,如今自己乾淨利落地將這件事情給解決了,想必陸母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這件事情的。

果不其然,在電話接通的那一刻,陸母的訓斥聲就在電話那邊響了起來。

“白玲那個女孩子又乖巧又聽話,而且家世又好,你究竟還有什麼不滿意的?你怎麼能夠這麼對待她呢?難道你不知道我們兩家一直關係都很好嗎!”

“我之前已經告訴過您了,我不會去相親的!這樣的事情我不想要再發生第二次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