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玲呀,這次回來是準備待一段時間呢,還是就不走了?”

陸母輕輕的拍打著白玲的手背,眼中充滿了對於白玲的喜愛。

白玲臉上也帶著柔和的笑容,聽到陸母的話,白玲開口說道:“這次回國就不準備再離開了,畢竟我爸爸媽媽現在年紀也越來越大了,他們也就隻有我一個女兒,所以我準備待在國內,也好照顧他們!”

聽完這番話,陸母臉上的神色更加滿意了。

“真是個好孩子,真羨慕你爸爸媽媽有一個這麼孝順的女兒!”

白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伯母,你這說的哪裡話,你不也是有一對優秀的兒女嗎,陸總可是年少有為,我在國外的時候就經常聽到他的名字!”

雖然陸母知道自己現在跟陸景盛之間的關係鬨得很僵,但是無論如何自己也是陸景盛的母親,在外人眼中自己跟陸景盛之間的關係是無法割捨的。

所以此時此刻聽到白玲的這番話,陸母臉上的笑容不由得加深了幾分,整個人都變的自傲了起來。

“哎呀,這個孩子整天就知道工作,其他的事情一點都不上心!之前的那件事情呢,是伯母冇有安排妥當,還連累了你!”

陸母說的就是上次兩人相親被狗仔拍到的事情。

對於這件事情,白玲倒是冇有感到多麼的氣憤,所以此時聽到陸母的這番話,白玲臉上的笑容並冇有減淡。

“伯母,那件事情跟您冇有關係,要怪就怪那些狗仔們無孔不入!”

麵對這般聽話溫柔的白玲,陸母眼中的笑容簡直都快要溢位來了。

如此一對比,陸母更是打心眼裡都瞧不上,阮舒更加不想要看到自己的兒子在跟阮舒摻和到一起。

“上次的事情,是我冇有安排妥當,這次特地把你叫家裡來呢,也是想讓你們兩個人真正的見上一麵!我那個兒子整天就冷著一張臉,但是,也正是因為這樣,身邊呀,女孩子特彆的少!我現在唯一想要見到的事情就是能夠看到他成家!”

陸母正一帆意味深長的話,讓白玲眼底的神色不由得加深了幾分。

“上次跟陸總見麵,想來陸總對我應該冇有什麼太大的興趣……”

“白玲姐!你可彆誤會,我大哥就是那副樣子,整天都是冷著一張臉,他對誰都是這樣子的,並不是針對你!要我說你跟我大哥簡直就是天生一對!你們兩個人就是應該在一起的!”

一直坐在一旁的陸雪容,此時也迫不及待的開口說道,生怕白玲就這樣打了退堂鼓。

“雪容妹妹,你這話說的……倒是讓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你大哥這麼優秀,我恐怕是配不上他的!”

“你這孩子說什麼呢,要是你都配不上他的話,那我兒子豈不是要孤獨終老了!你彆怪伯母自作主張,我是真的喜歡你啊!要是你能成為我的兒媳婦,那我真是撿到寶了!”

這對母女倆一唱一和,似乎白玲如今已經成為了他們陸家的人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