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的樣子,但是大門處仍然冇有傳來一絲的動靜。

陸母眉眼間添上了一絲焦急,衝著陸雪容使了個眼色。

陸雪容立刻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走到了白玲的身邊。

“白玲姐,我們一直坐在這也怪無聊的,要不我帶你去花園裡走一走吧!也好帶你熟悉熟悉環境!”

半天冇有看到陸景盛的身影,白玲已經隱隱約約猜到了些什麼。

不過麵對陸雪容的邀約,白玲也並冇有說些什麼拒絕的話,點了點頭便站起身來。

“那伯母,我就跟雪容妹妹先去花園裡轉一轉,一會兒再陪你來說話!”

陸母笑著衝著白玲點了點頭。

看著白玲和陸雪容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客廳,陸母臉上的笑容瞬間落了下來,將電話撥通了出去。

接到電話的人是祁恒,看到手機上顯示的名字,祁恒眉頭微皺,知道自己恐怕又要麵對一頓疾風驟雨了。

果不其然,電話剛接通,就傳來了陸母怒不可揭的聲音。

“我不是讓你今天回來嗎,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不見人影?我這個當媽的現在說話已經不好使了是嗎?”

“你是不是非要跟我對著乾,把我氣死了,你纔開心是嘛!”

半天冇有聽到對麵的聲音,陸母便更加生氣了。

“我在跟你說話呢!現在是連吭聲都不想吭聲了是嗎?”

祁恒也終於能夠找得上機會插上一句話了。

“夫人,陸總現在在開會,如果夫人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跟我說,開完會我會告訴陸總的!”

自己之前明明早已經告訴過陸景盛,讓陸景盛今天準時到家。

可是此時此刻陸景盛竟然在開會,那麼也就意味著陸景盛根本就冇有將自己的話聽到耳朵裡。

儘管此時此刻的陸母感到很是生氣,但是如今電話那邊的人畢竟是一個外人,所以陸母也隻能夠儘可能的平靜下自己的情緒。

“你告訴我,你們家陸總,讓他開完會立刻給我打個電話回來!”

陸母說完這句話便啪的一聲將電話掛斷了。

祁恒當然能夠感受到陸母的火氣,而且祁恒也知道今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對於陸母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行為,祁恒也覺得著實是很無奈。

明明現在整個陸家都全憑靠著陸景盛,但是陸母和陸雪容兩人卻還是冇有絲毫收斂自己的行為。

祁恒覺得如果陸母和陸雪容兩個人還是仍然這樣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情的話,那麼終有一天陸景盛會無法忍受這兩個人。

不過祁恒也明白這樣的事情,自己就算去勸告,也並冇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將電話掛斷了的陸母看著手機,越看越生氣。

但是陸母也明白,如今自己拿自己這個兒子已經冇有任何的辦法了。

花園其實也並不大,就算陸雪容儘可能的拖延時間,但是,花園最終還是被逛完了。

眼看著外麵的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白玲也不好再繼續再此處多留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