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的白玲越想越不服氣。

作為白家唯一的繼承人也是白家的大小姐,白玲從來冇有被人這樣的無視過。

雖然不可否認的是陸景盛自己的條件也很好,但是這並不能作為自己被忽視的理由!

第二天一大早,白玲就來到了陸景盛的公司。

看到白玲的那一刻,祁恒眉頭微微皺在一起,心中閃過一抹不妙的預感。

不過就算如此,祁恒還是得硬著頭皮向前迎了過去。

畢竟白家的勢力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不能夠這麼輕易的被輕視。

“白小姐!請問是有什麼事情嗎?”

白玲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容,衝著祁恒開口說道。

“我今天來是想要見見陸總的,有些事情想要跟陸總單獨談一談,還麻煩通報一聲!”

想起陸景盛對待白玲的抗拒,祁恒隻覺得頭疼。

但是畢竟如今人已經在此處了,再怎麼說自己也必須得去告知陸景盛一聲。

“好的,白小姐,那您現在可以在休息室裡休息一會兒,我現在就去告訴陸總!”

祁恒走進陸景盛的辦公室,此時辦公室裡不光有陸景盛還有時嵐。

“陸總,白小姐來了,說要跟你單獨見一麵,現在在休息室等您!”

聽到白玲的名字,陸景盛的眉頭瞬間皺在了一起,將手中的簽字筆放了下來。

“她來乾什麼?”

之前就是因為自己答應跟白玲見上一麵,纔會導致那樣的照片流露出去。

好在那件事情自己已經解釋清楚了,並冇有讓阮舒誤會些什麼。

但是如今一想起白玲,陸景盛就覺得這是個麻煩。

一旁的時嵐聽到白玲的名字,眼中閃過一抹趣味。

“就是那張照片的女主角?聽說這位白小姐不久之前纔回國,可是白家的大小姐,嬌生慣養長大的呢!”

自從陸景盛因為阮舒受傷這件事情之後,時嵐對於阮舒一直都是有些不滿的。

雖然說之前的一些事情是他們對阮舒有些誤解,但是這次陸景盛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阮舒卻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這讓時嵐覺得陸景盛做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值得。

如今突然出現了這麼一號人物,時嵐覺得如果讓陸景盛去接觸接觸,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而陸景盛在聽到時嵐的這番話之後,臉上的神情愈發的冷淡了起來,輕飄飄的看了一眼時嵐。

“怎麼?你感興趣?如果你感興趣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去見人家,人家現在就在休息室裡等著呢!”

看到陸景盛這麼一副迫不及待想將麻煩甩到自己身上的模樣,時嵐噌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我說,陸哥,可不帶這麼禍水東引的呀,人家女孩子指了名的要見你,跟我有什麼關係!”

陸景盛輕呼了一口氣,有些煩躁的扯了扯領帶。

“陸總……要見嗎?”

陸景盛當然是不想要見白玲的,但是如今人家已經找上門來了,就這麼毫不留情的將彆人趕回去,也著實有些不大好。

“你在這好好的把之前交給你的事情想明白,我去去就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