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倚在前台,臉色難看。

前台兩個女人倒是肆無忌憚聊起天來,“唉,現在的女人一個一個的就想著攀高枝,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配不配。”

“就是啊,一天天找裴總的從電梯口排到大門口,煩死了。”

“有的人啊,還以為自己不一樣。其實不都是一樣的貨色,看見有顏有錢的男人都追到公司了,也不知道要點臉。”

阮舒咬著後槽牙。

“叮——”

電梯門打開,為首西裝得體的男人走了出來,後麵還跟著幾個拿檔案的。

“裴總,會還冇開完呢,你看看我這個計劃。”

“裴總,項目不能說停就停啊!十幾個億呢!”

“啊!裴總!”

後麵拿檔案的還不等送到男人眼前,沙發上的女人們就衝了上去,把他圍了個水泄不通。

“滾滾滾!”

“保安,把人給我趕出去!”

聽見聲音的前台,動作極快,帶著保安就把女人們隔開了。

幫阮舒登記的前台,看她還站在原地,語氣不客氣,“還站這兒乾嘛,非讓保安動手啊。”

阮舒冷哼一聲,“裴欒!”

“哎,你彆給臉不要臉啊,保安,來這兒還有一個!”前台掐著腰跳腳。

穿過人群,裴欒終於看見阮舒了。熟悉的盛世美顏,閃亮的眼睛裡帶著怒氣,嚇得他頓時肝顫。

裴欒急吼吼的跑過去,一臉諂媚,“小祖宗,你可回來了!”

女人們愣住了,裴欒這個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人,竟然會在女人麵前這麼卑微?

男人們也愣住了,裴欒這個在公司說一不二的混世魔王,竟然還會給人服軟?

阮舒冷眼睨他,語氣不善,“我不在,你把公司管的不錯嘛。”

裴欒搖頭,“你聽我解釋,實在是我這魅力啊……”

“可閉嘴吧,先把樓下給我處理乾淨了,不知道以為霆舒集團改會所了!”阮舒實在看不下去這鬨劇。

裴欒乖巧點頭,“保安,人趕出去,沙發扔出去!”

有了上層命令,保安做事利落多了,不多時短裙女人們就不見了。

阮舒冷眼看著前台兩個濃妝女人,“前台是公司門麵,連訪客都應付不了,這種專業素質是怎麼進的公司。”

裴欒指著男人群裡的一個,“人事部,把人開掉重新招兩個。以後公司嚴格執行預約製度,不允許亂七八糟的人滯留公司大廳。”

人事部的負責人連連點頭,“是。”

“為……為什麼開掉我們!你是誰啊!”前台還不太服氣。

“正好,給你們介紹一下。阮舒,阮文雄先生的女兒,霆舒集團繼承人。”裴欒難得嚴肅,不僅是說給前台,也是說給身後的男人們。

前台愣住了,繼……繼承人。

她是有多不開眼,得罪了未來總裁。

會議室。

裴欒站在前方,“我知道你們有很多問題,現在阮舒小姐來了,我可以給你們答案了。以前是我代管霆舒集團,從今天開始,阮舒小姐將陸續接手。所有暫停的業務和項目,都等交接完成後,由阮舒小姐決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