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不知道怎麼形容這一刻的心情,總之就是不舒服,很生氣!

“這麼快就改投他人,你這還真是無縫銜接啊。”陸景盛控製不住自己的嘴巴,話說得異常諷刺。

阮舒果然狠狠皺了皺眉。

裴欒卻很不忿,伸手推了陸景盛一下:“你瞎說什麼呢?”

陸景盛眸中帶著怒火,冷冷掃了裴欒一眼,冷聲道:“你再推我一下。”

“推你怎麼了,我還想揍你呢。”

說著就擼起袖子,想衝過去打人,卻被阮舒給拉住了衣角。

“行了。”阮舒開口,“你打不過他。”

這一點阮舒還是知道的,彆看陸景盛身形有些瘦,但其實他的肌肉練得特彆好,有事冇事都會在家裡打沙袋,沙袋都叫他打壞好幾個,這男人的實力深不可測。

陸景盛要是真跟人動手,裴欒絕對討不了好果子吃。

裴欒卻覺得阮舒偏心:“你憑什麼說我打不過他?我就要跟他打打看。”

“你彆鬨了。”阮舒蹙眉,“以後傳出去你們倆在後台為了我打架,會好聽嗎?”

裴欒見她生氣,這才放棄找陸景盛麻煩,但看著陸景盛的眼神還是很不善,帶著挑釁。

在裴欒看來,阮舒是在偏心陸景盛。

可在陸景盛看來,阮舒剛纔分明就是為了保護裴欒。

兩個男人各自心氣不順,都異常凶狠地瞪著對方,但因為阮舒的話,卻都冇有再動手。

他們都不想給阮舒添麻煩。

阮舒見兩人冇有打起來的意思,舒了口氣,一把拽過裴欒就走。

陸景盛見對方居然一個字都不願意跟自己多說,眼底又十分黯然。

他忍不住追出去,親眼看到阮舒上了裴欒的車,氣得不由握緊拳頭。

而這一幕,也正好落在匆匆趕來的裴湘菱眼底。

她先是看到了陸景盛,還以為對方是專程出來接自己的,心裡非常高興,從車上下來後,她剛想喊陸景盛,卻發現他的眸子一直緊緊盯著前麵那輛跑車。

然後裴湘菱才發現,前麵那輛車上的人是阮舒和裴欒。

又是阮舒……她和陸哥哥又遇到了嗎,兩人之間有冇有發生什麼事?

裴湘菱心裡很慌,當即大聲喊道:“陸哥哥!”

她的這一聲異常響亮,果然把已經坐上車的裴欒和阮舒的視線都吸引過去。

阮舒和裴欒都望了過去,前者麵無表情,後者則不屑地癟了癟嘴。

“這女人屬牛皮膏藥的,一沾上撕都撕不下來,陸景盛還真是倒黴。”

裴欒邊吐槽,邊發動跑車。

阮舒在跑車的轟鳴聲中,很快就離開了剛纔那個地方,聽了裴欒的話忍不住道:“你同情陸景盛?”

“不,不是同情,是幸災樂禍。”裴欒笑著說,“你都不知道裴湘菱有多煩人。”

阮舒冷冷地掃了裴欒一眼。

裴欒:“對不起,你比我更有發言權。”

這三年裡,裴湘菱不止一次找阮舒的麻煩,阮舒又怎麼能不知道裴湘菱的煩人之處。

阮舒冷哼一聲,後視鏡裡的人影逐漸遠去,最後徹底消失不見。

“挺好的,渣男配綠女,天生一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