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的這些禮服都是剛記得限定款,你看看有冇有什麼你喜歡的?”

白玲的話讓陸雪容心下一驚,陸雪容按捺住自己內心噴薄而出的喜悅,表麵上裝作一副十分矜持的模樣。

“白玲姐,這怎麼能夠讓你破費呢,我可是一直覺得你會成為我的嫂子的,既然都是一家人了,你有什麼想問的就儘管問就好!哪用得著這麼客氣啊!”

陸雪容一邊說著,一邊用著垂涎的眼神看著麵前的禮服。

白玲當然不會將陸雪容這樣客氣的話當真。

“好了,既然你是這麼想的,那你就不要客氣了!我這次回來的比較著急,也冇有給你準備什麼見麵禮,這次就算是我一同補上的!你先看看你喜歡什麼款式的禮服,選完之後我們再去看看首飾。”

之前裴湘林一直都想要成為陸景盛的妻子,所以便想方設法的討好陸雪容。

而那個時候裴湘林也給陸雪容送過很多的珍珠首飾。

但是如今相比較白玲送給自己的這些東西,裴湘林以前送的那些根本就不叫收視。

此時此刻陸雪容的一顆心已經完全的偏到了白玲的身上。

看著陸雪容臉上不加遮掩的笑容,白玲眼底閃過一抹暗色。

“白玲姐,你看這件怎麼樣?”

陸雪容身上穿著的是店裡最貴的一件禮服,腰間纏繞的一圈寶石都是輕挑細選的。

“很好看!很襯你的皮膚!”

在白玲的臉上,陸雪容冇有看到任何心疼的神色,這讓陸雪容心底裡對於白玲的好感直線上升。

都是大家裡養出來的女孩子,陸雪容當然能夠一眼認得出來,其中最貴的禮服究竟是哪一件?

而陸雪容本就是一個十分貪心的人,此時白玲將禮物送到了自己的麵前,陸雪容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將這些推拒。

等到陸雪容心滿意足地挑選完自己的禮物之後,轉過頭來就看到白玲此時略帶憂愁的坐在沙發上。

此時此刻的陸雪容心情正是極好的時候,如今看到白玲似乎有些煩心事,陸雪容立刻走上前去。

“白玲姐,發生什麼事情了呀?怎麼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聽到陸雪容的聲音,白玲有些勉強的衝著陸雪容笑了笑,語氣輕柔的開口解釋道。

“冇什麼事,今天是來給你選見麵禮的!東西都選齊了嗎?如果還有什麼想要的,你就儘管告訴我!”

白玲越溫柔,陸雪容就愈發覺得自己必須要為白玲做些什麼。

“白玲姐,都說了我們未來是一家人的,既然是一家人,那就不說兩家話!你究竟是遇到什麼事情了,說出來我好替你想想辦法呀!”

白玲眼底佈滿了猶豫的神色,最終在陸雪容的撒嬌下,白玲這才勉強的開口出聲了。

“其實……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我之前去找過陸總,也就是你大哥,但是……他好像很討厭我似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做了些什麼?你大哥不喜歡的事情了……”

聽到白玲的這番話,陸雪容眼底閃過一抹精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