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雪容跟陸母之前還擔心,因為陸景盛那般冷淡的神色,也許白玲不會對陸景盛再產生什麼興趣。

此時此刻聽到白玲的這番話,陸雪容終於可以放下心來了。

“白玲姐,不關你的事情,都是因為一個賤女人!”

提起阮舒,陸雪容整個人都是一副恨得牙癢癢的模樣。

看到陸雪容這副模樣,白玲愈發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

“究竟是什麼人?讓你提起來都這麼生氣?”

原本抱著家醜不可外揚的想法,陸雪容跟陸母並冇有準備將阮舒的事情告訴白玲。

但是麵對白玲今天一整天的糖衣炮彈,此時此刻陸雪容早已經將自己之前的想法給拋之腦後了。

如今對於白玲的疑問,陸雪容恨不得將自己知道的一切事情全部都告訴白玲。

“其實……我大哥之前結過一次婚,但是,我向你保證,我們家裡人都不讚同的!都是那個女人,想方設法的偏要嫁進我們家,禍害了我們家,禍害了我大哥整整三年的時間!如今好不容易從我們家離開了,還在外麵用各種手段抹黑我們!簡直是太過分了!”

如果阮舒在這裡聽到陸雪容的這番話,恐怕都要被陸雪容給氣笑了。

畢竟陸雪容這一手黑白顛倒的功夫,實在是極為的熟練。

“哦?不知道那位女孩子是誰呢?你大哥是不是心裡還有他前妻呀?”

關於陸景盛的這段往事,白玲知道的並不是很多。

此時此刻看到陸雪容這麼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白玲便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而陸雪容也冇有絲毫的防備,順著白玲的話便接了下來。

“我大哥現在完全是鬼迷了心竅!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讓我大哥見識到那個賤女人的真實麵目的!阮舒他不過隻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而已,如今竟然搖身一變,變成了阮家的乾女兒!這其中誰知道他用了什麼肮臟的手段!”

“我大哥之前為了他差點喪命,但是那個女人卻冇有任何的反應,還把我大哥獨自一個人扔在病房裡!這樣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我大哥,也配不上我們陸家!”

陸雪容話裡話外裡都充滿了對於阮舒的不滿以及厭棄。

對於陸雪容的話,白玲當然是選擇性的去聽。

畢竟陸雪容的這番話夾雜了太多的個人感情。

如今白玲能夠確定的一點,那就是陸景盛之前之所以那般堅定的拒絕自己,恐怕就是因為他現在心裡眼裡都隻有他的那位前妻。

對於這位阮小姐,白玲也是有所耳聞的。

圈裡人都在傳,阮舒跟裴欒之間都要關係非淺,而阮舒之所以能夠成為阮家的乾女兒,也是因為裴欒在其中牽橋搭線。

而且聽說阮霆也捲了進去。

儘管在頭一次聽到這樣的傳聞的時候,白玲隻覺得啼笑皆非。

畢竟在白玲看來,這樣的話更多的像是花邊新聞,當不得真。

可是如今聽了陸雪容的這番話,白玲心中倒是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看到白玲的臉色有些凝重,陸雪容立刻開口解釋道。

,co

te

t_

um-